江西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杨柳作家专栏白骨夫人后传之投胎转世第八节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3:48:21 编辑:笔名

千年穿越只道因伊人 万里行路原来为容颜  却说一行人穿越到商朝,落在一个荒僻的所在,抬眼尽是荒草,遍地到处丛林,大家辨明了方向,便腾云驾雾,向着朝歌而去。  一路无话,便到了朝歌城外,此时苏妲己已被绑在辕门之外,跪在尘埃之中,宛如一块无瑕美玉落入黄土,只见她,杏眼桃腮,梨花带雨,回秋波百媚具生,启朱唇风情尽现,虽被五花大绑,却仍娇媚难当,那行刑的一干刀斧手早已被妲己迷得骨软筋酥,目瞪口呆,软绵绵成一团麻绳,脆酥酥作一块糕饼,皆手软不能举刀。那姜子牙带领众诸侯在一旁,摆好了香案,焚上了檀香,取出了百宝葫芦,置于香案之上,揭去了葫芦盖,便要行刑。  半空中,白无常急道:“使者快换一阵风来,倘若宝葫芦施法,便没有完整的肉身可用了!”  好八戒,使神通,望着巽地上把巨口一张,深吸一口气,猛地吹将了过去,好风:真个是走石飞砂,天昏地暗,翻江倒海鬼神愁,地崩山摧天地惊,扬尘播土失前途,搅雾乱雨迷路径,仙山洞府黑魆魆,碧天海岛暗蒙蒙。直把那行刑的一干人等骇得蒙头遮面,伏倒在地,不敢稍动。那黑无常降下云头,开枷锁,解绳羁,抖铁链,套头颈,将苏妲己拖了便走。  “得手了,走吧!”白无常道,于是一行驾云急忙忙而去。  待到风平尘息,姜子牙抬头定睛,早不见了苏妲己,仔细检视,却又少了行刑用的百宝葫芦,自行烦恼不提。  八戒与众鬼来到一处无人的所在,黑无常收了锁链,将苏妲己扔到地上。妲己跪倒谢恩道:“不知何方尊神,救下贱妾性命,不胜感激之至。”  “非也非也,”白无常道,“我哥俩今天来,是要收你的魂魄到阴间。”  妲己大惊问道:“那为何救我?”  “乃是要借你肉身一用,”黑无常道,“这肉身本也不是你的,你用了这么久,也该换个主人了。”  “尊神明鉴,贱妾冤枉啊!”妲己叫道。  “你有什么冤屈?细细禀来。”八戒望着妲己,大咽口水道。  “几位尊神容禀:昔日女娲娘娘用招妖术,招小妖去朝歌,潜入宫禁,迷惑纣王,使他不行正道,断送他的天下,倾覆他的江山。小畜奉了娘娘的差遣,占了那苏妲己的肉身,在纣王身边,百事逢迎,渐去其左右,令他将大好江山生生地断送掉。今殷商天下已至垂亡,小的正欲去回复女娲娘娘钧旨,不期被那杨戬追赶,又被女娲娘娘将小畜缚去,着姜子牙发落。尊神啊,小畜冤沉似海,何以昭雪?”  白无常道:“岂不闻‘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乎?”  “尊神赎罪,小妖实不曾听闻此言,不知尊神何意?”  “哦,我忘了,此乃商朝,这句话尚未流行,”白无常道,“总之便是说无用之人,不必留下之意。”  那八戒见妲己哭得梨花带雨,杏眼微红,早已心疼难忍,便欲帮她开脱。白无常不待八戒说话,便已念动离魂咒,将占据了妲己肉身的狐狸精的魂魄拘出,仍旧让黑无常用锁链将魂魄捆了,扭头对白骨夫人道,“夫人,如今,这肉身是夫人的了。”  白骨夫人大喜,拜谢不已,逆运解尸术,钻入妲己体内,只觉得遍体温润,通身舒爽,这具肉身果然不同凡响。  八戒直看得两眼发直,咽津不止,良久方道:“老猪送夫人一个名字,便叫做白晶晶,可好?”  白骨夫人拜倒行礼,道:“多谢大人赐名,妾身不胜感激。”  八戒扭头问白无常道:“为何不留下那苏妲己?倘若女娲娘娘问起,又如何答复?”  “女娲娘娘此后不久之后便要退居二线,不再管理天庭事物,由玉帝接掌天庭。”白无常道,“此妖已无大用,留她作甚?难不成还要留下祸端日后麻烦?不如烟消云散了干净。再者说,不将她魂魄拘出,又如何将肉身给白骨夫人使用?”  “然也。”八戒点头赞同。  眼见着天色将晚,月光乍现,八戒再用神通,从商朝便回到现代。回头看时,却见白骨夫人变成了一个年逾百岁的老妪,颤巍巍,步履蹒跚,迟缓缓,行走艰难,脸似橘皮堆积,面如核桃聚敛,眼花不辨人和兽,耳聋难分丝与弦,龙钟老态难延寿,人命危浅薄西山。  八戒大惊道:“一个娇滴滴的美娇娘,如何一眨眼就变成了这般模样?”转身抓住白无常,道,“定是你俩搞鬼,快还我的晶晶来!”  “大人息怒,大人息怒!”白无常叫到,“这与小人两个确实无关,想那商朝到如今,早已几千年过去,那苏妲己的肉身,经历这数千年时光,早已比那木乃伊还要干尸,倘若不是先有九尾狐狸占据这具肉身,善加调养,后来白骨夫人的魂魄又占了这具肉身,而我等又只收了那九尾狐的魂魄,却留下她的真元内丹在肉身中,只怕早就已经变成化石了。”  “我不管你们俩用什么手段,必须将我的晶晶还我,如若不然,你们看!”只见八戒从大袖中掏出一件宝物,赫然便是姜子牙的百宝葫芦,却不知他何时将此宝物收了来。八戒揭开葫芦盖,对准了黑白无常,道:“倘若晶晶不能恢复原貌,我便收了你们的元神,灭了你们的躯体,让你们魂飞魄散,就此了账!”  “大人容禀,我知道有个办法,可以让夫人芳颜重现。”白无常忙道。  “快快道来!”八戒手擎天葫芦道。  “大人可曾听说过不老泉?”  “有所耳闻。”八戒道,“据说此水可以使人返老还童,不知是也不是?”  “然也,然也。”  “可是这泉水,只在广寒宫……”八戒似乎想起了什么伤心事,沉吟不语,良久方道,“这泉水等闲难以得到,却又去何处找来?”  “大人有所不知,不老泉原本只在仙界才有,如今在人间也有一处,掌握在卷帘大将沙悟净手中,使者大人可找他讨要便是。”  “你怎么知道?”  “在下兄弟每日拘拿鬼魂,曾听得有鬼魂说起过容颜不老、芳龄永驻之事,便说是从卷帘大将那里得了这不老泉之助。”  “好也!”八戒喜道,“原来竟是在我沙师弟那里,老猪久不见沙师弟,正好趁此机会拜会于他,好吧,免了你们俩的过失,便随我走一遭吧。”  “只是我俩须回去向判官大人复命……”白无常嗫嚅道。  “什么复命不复命的!”八戒怒道,“你敢偷懒不成!”  “小的不敢。”白无常哭丧着脸道。  “不敢就赶紧带路!”  白无常不敢再说,当先便行,一行飘飘摇摇来到一处山明水秀的所在,远远便看到一处庙宇,好去处,但见金光万道冲祥云,瑞彩千条凌霄汉。庙门沉沉,松木造就,门钉幌幌,金玉妆成,左右摆哼哈二将,顶梁靠柱,前后列四大天王,执戟悬鞭。入内更是惊人:大理石柱,柱上缠绕金鳞耀日赤须龙,白玉长桥,桥下盘旋彩鳍金鳞池中物,朝上看,金碧辉煌,往下瞧,堂皇富贵。然而庙宇悬挂的匾额上却写着“悟净化妆品有限公司”字样。  八戒也不多问,差黑白无常拿了他的名帖,到内拜会,不多时,便见两队衣着鲜亮的下人从庙门内鱼贯而出,分列左右,当中一条大汉疾步出迎,那大汉生得青不青,紫不紫,黑发蓬松;长不长,短不短,声如雷吼:却不是沙僧沙悟净是谁?  沙僧奔到近前,一把抱住八戒,兄弟相逢,自是欣喜异常。沙僧一路吩咐下去,然后将八戒一行迎入庙内,奉茶伺候,说些闲话,不多时,宴席便已摆就,席上山珍海味,自不待言。只说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沙僧问道:“哥哥久不来访,今日前来,可有什么事吩咐小弟的不成?”  八戒喝一口酒,道:“不瞒贤弟,愚兄今日纳了个妾。”  “恭喜哥哥,贺喜哥哥!实在是万千之喜!”沙僧起身举杯,一饮而尽,“先前听说二嫂误食九转阳火金丹,变得男不男女不女,小弟也曾多次为哥哥难过,不知哥哥这日子如何煎熬。今日闻此喜讯,实在是不胜之喜!却不知是哪家的妹子?”  “沙师弟,你这生意没做多久,口才倒是便给了许多啊。”八戒赞道,“便是那白虎岭的白骨夫人。”  沙僧大吃一惊,手中的酒杯险些掉落,道:“那白骨夫人不是早就被大师兄打死了吗?”  “贤弟有所不知,”八戒道,“那白骨夫人虽被大师兄打了一棒,却没有魂飞魄散,咱们师徒走后,她便又聚敛魂魄,成了孤魂野鬼,在上下三界飘荡千年,前些时去找俺老猪,打算投胎转世,俺老猪见她可怜,便收了她为妾。”  “原来如此。”沙僧道,“二师兄可带她来了不成,小弟尚未曾拜见嫂夫人呢!”  八戒一指旁边的白骨夫人道:“这便是你二嫂。”  “这……这……这……”沙僧满脸诧异,不知说什么好。  八戒道,“俺老猪便为此事而来。白骨夫人的魂魄找到俺老猪,俺有心收留与她,却遇到一桩难事,想那白骨夫人不过是个孤魂野鬼,愚兄便想,须替她找一具肉身,正好遇到黑白无常,便与他俩一道去了商朝,借来那苏妲己的肉身,给了白骨夫人使用。不成想,这具肉身穿越千年之后,变成了这副模样。”  “小弟明白了,二师兄是为借那不老泉,以便让二嫂返老还童的?”  “不错,不错!”  “此事简单,包在小弟身上。”沙僧道,“二师兄先用酒饭,待酒足饭饱,小弟便行施法,必定还二师兄一个花容玉貌的二嫂。”  “如此,多谢贤弟了!”八戒道。  “自家兄弟,不用客气,喝酒,喝酒!”  一时间,席上推杯换盏,宾主尽欢。  宴毕,白无常道:“小的先行告退,回去复命,阴间少了苏妲己的魂魄,一旦阎王查起来,不好交差。”  “也好,这里没你们俩什么事了,你们便去吧。”八戒道,黑白无常自行回去复命不提。  八戒道:“贤弟,你如何开起了这化妆品公司?”  “二师兄有所不知,”沙僧道,“师兄可还记得那日,咱们被贬下凡间的时候?”  “自然记得,唉,无时或忘。”  “当日,因为小弟失手打碎琉璃盏,玉帝便将我打了八百鞭,贬下凡间。”  “是,此事天下皆知。”  “可是,二师兄可知那琉璃盏里盛的是什么?”  “难道是……”  “不错,便是那不老泉水。”沙僧道,“那不老泉水,乃是嫦娥在月宫里,萃取天地之精华,采撷月桂之雨露,精炼而成,实是三界难觅的一件宝物,玉帝与王母便是日日以此保养,得以容颜永驻似少年,肌肤娇嫩若婴孩。若非如此,又如何能感知到花果山溅到天宫的那一粒石子?”  “啊!”八戒恍然大悟,“我说玉帝当日怒气如此之大,原来是这样!嘿嘿,倒是俺老猪孤陋寡闻了。”八戒停顿一下又道,“这又与贤弟开公司何干?”  “那日,俺失手打碎琉璃盏,那一盏的不老泉尽皆洒到了俺的袍袖上,俺到了流沙河之后,便将这件袍子脱下来,放入水中,仔细清洗浸润,那一盏不老泉水,便都溶进了水里,小弟用羊脂玉瓶,将这不老泉水装好,藏在流沙河底一处隐秘的所在。随师傅西天取经已毕,修成正果之后,小弟也成了个金身罗汉,忝列仙班。然而在天庭日久生厌,俺便回到流沙河,取出不老泉,在这里开了这个化妆品公司,倒也生意兴隆,来找俺讨要泉水的,不是达官贵人,便是大商巨贾,焉有不发财之理?岂不比在天庭受那约束为好?”  “你这家伙!”八戒哈哈大笑,“连俺老猪都瞒得这么紧。”  “二师兄见笑了,”沙僧道,“但不知二嫂的肉身,已经历了多少年的时光?”  “从商纣王到如今,只怕已有几千年了吧?”八戒道,“贤弟问这个做什么?”  “师兄有所不知,”沙僧笑道,“这不老泉药效奇大,便只是一滴,就已可兑水数十立方,足够十年之用。倘若用药不当,一不留神,只怕白骨夫人就变作一个婴孩了,若用药过多,一下子变做了个未成型的胚胎,呵呵,二师兄可如何消受?所以这时间,是一定要问清的。既是商朝转来,小弟便心里有数了。”  “噢,但不知贤弟如何做法?”八戒问道。  “小弟先将白骨夫人的魂魄拘出,免得她的魂魄知识随同肉身一同逆转,然后将肉身放入浴盆中,倒入不老泉,不数时,便可将肉身复原,再将魂魄还入便了。”  “这个……”八戒沉吟不语。  “二师兄还有何难事?”沙僧问。  “唉,不瞒贤弟,这苏妲己的肉身太过魅惑,我怕……”  “喔,原来师兄怕小弟见到妲己肉身把持不住?”沙僧笑道,“有道是兄长妻,不可戏,既是二师兄的妻妾,小弟怎会有非分之想?小弟好歹也是个金身罗汉,这点定力还是有的,二师兄但放宽心。”  八戒道,“那……此间之事,就劳烦沙师弟了。俺老猪还要到天宫,找那月下老有些事务,就此告辞。”  “师兄只管去,这里的事情不劳挂怀,必定办得妥妥当当,二师兄只管等着娶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便了!”  当下师兄两个作别,八戒自上天宫,沙僧便施法,要给妲己肉身恢复容颜,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共 464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炎怎样治疗效果明显
昆明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老人癫痫病人的寿命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