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万古灵途 第五百二十四章 侍女

发布时间:2020-01-16 13:51:51 编辑:笔名

万古灵途 第五百二十四章 侍女

“还我天枢伞!”女子说道,急着跺脚,仙女般的气质尽无。

这可是她们师尊的至宝,珍贵万分,此次前来神墟,天枢伞并未让北堂师姐使用,而是让她来催动。

神墟内的灵气稀薄,皆是幽冥气,北堂师姐必然要留余力去对付突的状况,因此,此伞一直在她手中。

可谁料,苍的手段太过莫名,且真当着三人的面夺伞!

“苍!”北堂慕红喝道,双天道浮现,背后一尊昊阳天,一尊明月景,浩瀚如道海,镇天压地而来。

只不过莫然早有准备,妖荒印出,绽放金芒,一道道神锁封天,御卸万法,将北堂慕红的法相再次化解。

纵然有溢过来的双天道力也被他一拳崩碎。

“非我敌手,皆可来”莫然冷声,金色的血气冲霄,如一尊无敌的神王,无惧三人。

“猖狂”一女踏出,凝出法印。

“白莲相,渡苦海,一念入凡尘”

一朵雪白的莲花于虚空绽放,圣洁无暇,不染纤毫尘埃,此花五瓣,晶莹透明,有仙纹浮动,道蕴涟涟。

它落在地上,神宫大地化成湖面,倒影出所有人。

“小心,此法有点诡异,白莲虚影生,会种在倒影之上,限制一人的力量”蝶忻开口提醒,自身轻步飘在远处,躲开了湖面。

她师尊为道门大贤,座下弟子中,以北堂慕红第一,而其次就是这位名为嫣姬的女子。

“摄身象,以虚境沟通真境,从而影响到一人吗?”

莫然看向湖面,湖中的自己身上有一朵白莲,此莲并非是真,真正的白莲正悬浮在空中。

同一时间,他感觉此刻的身上有无数枷锁,无形却如实质,负有万千斤!

这种道法还真奇异,白莲浮水,其影锁象,本就为虚的东西却反馈在真实,若是提前不知,还真难以去解。

北堂慕红踏来,雪白的玉手光,日月两天之力加诸其身,欲在此刻夺回苍手中的天枢伞。

“天地不敢加我身,一株白莲太弱了!”

莫然一喝,体表染成金色,宛若黄金浇铸般,熠熠生辉。

他一拳横出,湖碎,白莲崩,势不可挡!

肉身极致,体内血骨肉早已淬炼至巅峰,万斤束缚如何?在力极的面前依旧如同一张薄纸。

咚!

北堂慕红后退,嘴角咳血,连她都不敢相信,苍的一拳威力竟大至如此。

临身的刹那,若非她及时收手,多半自己的一臂就要折在这里。

“还来吗,蝶忻看来无法跟你们走了,我觉得她作为侍女还是不错的”莫然一笑,一脸风淡云轻。

自始自终,他都有把握,只要不碰到夜萱以及成王者,王之下的天骄无论怎样,只要非王,又如何与他敌?

“北堂师姐,看来我回不去了”蝶忻走来,神采奕奕,接过莫然的天枢伞在手中把玩。

神宫外,冤魂咆哮,残尸横行,虚暴还在继续,可只要此伞在他们这里,那么面前三人就只能任他们摆布。

“蝶忻,你就这般自甘堕落,沦为他人侍女吗?”嫣姬开口,眸子紧盯着前方两人。

苍的确强,不是同代人可敌,但她不理解的是蝶忻的举动。

师尊座下弟子,排行第三,就是在如今道榜中也稳居第十一,这种身份在整个道门中都是崇高的。

蝶忻根本没有理由违抗师命,或许说,是因那一件事吗?

“那一人为人中龙凤,道门之举何错有之?师尊如此选择,皆是为了你!”三人中,一位玲珑的小仙子说道。

蝶忻的心结多半在那时候就种下了,可换做她人,谁会不愿?

来日乱起,有一位无敌者在身旁,必将引领整个时代走的向,蝶忻能身为那一人的道侣,这难道不是普天之下最幸之事?

“师尊对我如何,我自知晓,可那一人非我心所属,而且,将来之事谁能说的准?盛世一至,无人敢真正称尊!”

蝶忻神情严肃,第一次这般冷言冷语的讥讽。

那一人再强,最多不过王者,大世来临后,最不缺的就是这一类人,所谓的无敌不过是自封罢了,就凭这个就想让她委身吗?

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蝶忻,你知道你今日之举的后果吗,这次道典,所来宗门无数,师尊更已提前说过,梵仙圣地也同样会来”

北堂慕红开口,如今局势早已不容蝶忻选择,圣地亲临,且极有可能就是那位人雄之姿的梵仙圣子。

“想来就来,干我何事?此刻我可是苍的侍女,你们要问他”蝶忻挽着莫然胳膊,一脸亲昵,毫不顾忌三女如何言说。

“梵仙圣地的圣子?”莫然偷偷捏了下边上女子,心中咬牙切齿。

怪不得蝶忻让他带出道门,敢情里面还有这桩事情。

“配合点,反正横竖都这样了”蝶忻红唇轻动,呵在莫然耳边。

这种举动,让面前的三女都不禁懵,蝶忻也忒大胆了点,难道两人已有不轨之举吗?

此事若被梵仙圣地知晓,就算是她们师尊都不好交代了。

莫然心中不知诅咒了多少遍,并下定决心,等解决完道门之事后必定要这妖精好看。

但此刻,的确如她所言,故而沉声道:“蝶忻已为我侍女,那个什么圣子若要来寻,竟可找我”

言语霸气,轻佻,可却是事实,就连北堂慕红在闻言后也沉默不语。

苍确实有这底气,不说实力群,同阶中难寻敌手,有无敌之姿,就是他身后的轩武圣王就足以让许多势力哑口。

只不过这性情还真让人头疼,简直就是轩武第二!

昔年的圣王,同样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主,出入各大圣地盗取诸秘,且还招惹了世家神女,如今的苍仿佛也是如此。

前段时间,苍与麒麟神女的大战早已名动各域,麒麟世家没有让那些高境的人物出手,这同样是忌惮轩武圣王,怕来日遭到清算。

可同辈中,真正能力压苍的怕是不多,就算是道门中,据她所算,也不会过三人。

“我会如实告知,至于将来如何,与人无尤”北堂慕红开口,不知是对面前的少年说还是对蝶忻说。

蝶忻此举,终归影响颇大,道门虽不惧梵仙圣地,可若他们强行动手,道门也不会帮一个不服师命的弟子。

“多谢师姐成全”蝶忻颔,她心结在梵仙联姻一事,并非刻意针对她们。

“天枢伞可还我?此宝为师尊之物,赐予你嫣姬师姐为度第三劫而用”

“嫣师姐要度第三劫?白莲相竟能蜕变至三数?”

常人修法,灵境三关之后为祭六之路,以祭碑所主,每刻下一缕自身法与意后就会不断变化,而道门的体系与之相仿,可却也有不同。

法相,为心念之道的演化,亦是修道者对道参悟的体现。

一人之相蜕变,会出现道境劫,这是唯有道门弟子所修之时会出现的劫难,毕竟他们仿效的是古路,与此间天地终归有相悖之处。

故而,此劫难免,只可度,不可避!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的白莲相中有一丝不稳之意,且有透露几分死气,原以为是功法出了问题,看来是你自身对度第三劫没有把握,心中不由松动?”

莫然开口,他确实在奇怪,刚才虽以他肉身之力的确可破,但说来也太轻巧了一些。

道境的劫吗,有了至宝护持竟也让此女心生绝念,当真有这般可怕?

“事到如今,让你知晓也行,九方天所连接的这处神墟不过是一角破碎地,当年曾有道尊来过,留下过秘辛,神墟对我们而言并非是寻宝之处,也非探寻古秘,而是为了度劫!”

北堂慕红轻叹,强大如她,依旧对道境劫心有余悸。

法相蜕变是众人趋之若鹜的路,证明一人的道境之念坚韧,天资绝世,但并非所有人的法相蜕变都有天地劫降下。

即便此劫可说明一人的资质让天都生妒,但那劫却让人不得不生畏!

好在道门典籍中有记载,神墟是一处让他们度劫的圣地,这里的天地法则不完全,因此道劫也不会十分强大。

这可以说是变相的取巧,天枢伞就是道门专门为神墟而炼制的圣兵,在神墟外围,虚暴为绝死之难,唯此伞可防。

当然,此伞的须臾界就是为度她们的道劫而用!

南京新协和医院有哪些医生
石家庄九州皮肤病医院地点
如何预防不孕不育的发生
哈尔滨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汕头做无痛人流多少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