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著名作家格非最近在译林出版社出版了两本自

发布时间:2020-05-22 09:05:39 编辑:笔名
著名作家格非最近在译林出版社出版了两本自选集,一本是小说集《相遇》,一本是散文和评论集《博尔赫斯的面孔》。

在当代文学界,格非向来与苏童、余华一起被称为“先锋派三驾马车”,素以作品深奥著称,北大教授洪子诚曾评论说,“与作品有更多可读性和传统文人小说风味的苏童不同,格非更具有浓厚的 先锋性。不过有意思的是,格非自己日前在上海接受记者采访时却表示,希望能让自己的作品流畅、好玩、充满趣味。

《相遇》:选的都是心爱之作

一身朴素,头发花白,语速很快,时而微笑着开个玩笑,时而严肃地道几句哲理,坐在记者面前娓娓道来的格非,淡然、睿智、幽默。今年恰逢格非50岁,古人云五十而知天命,记者问他:“这两本书算是送给50岁的自己的礼物吗?”格非笑了:“我本也以为自己50岁了,前几天上医院,医生却说我是10月份生的,只有49岁。”格非很开心,“原来我还没到50岁。”

从2 岁那年因一篇短篇小说《迷舟》蜚声文坛至今,格非在文学创作的路上也走了26个年头了。若非此次出版自选集,格非说自己很少回顾过去的作品。然而,这一回首却也给了他一个意外的发现,这么多年过去了,黑发被岁月染成了白发,创作的根本却一如既往。但也有细微变化,比如那些洋溢着青春气息的 或已一去不复返,所以格非不得不承认,“这些收录在自选集中的作品,若是现在重新创作未必会更好。就如钱钟书先生所言: 年长后的自己在某些方面会有进步,但年轻时的东西回不来了。

不过,格非也说,年轻时也曾写过不少让自己感到愧疚的作品,但至少这次出版的自选集《相遇》都是其心爱之作。在作家冯唐看来,《相遇》是格非最好的作品,有限的文字,满纸无限的开始与可能。格非说,自选集题名《相遇》既是选自篇目之名,也暗示着人与人、人与文化、文化与文化之间的相遇与延伸。

昆德拉被高估,村上春树有缺陷

如果自选集《相遇》是格非二十余年写作生涯的回首与总结,那么散文集、评论集《博尔赫斯的面孔》则可视为格非“文学公开课”的纸质版,是他对列夫·托尔斯泰、福楼拜、卡夫卡、加西亚·马尔克斯等外国作家作品的解析。格非表示:“如果陀思妥耶夫斯基是厚重的,那么博尔赫斯是轻薄的,但是有才、有修养、想象力丰富。”

但并非所有外国作家都能受到格非的高评价,“昆德拉在我看来是被严重高估的作家,虽然他也相当不错,但是没有优秀得能与我们心目中真正的大师相提并论。”而另一位颇受读者追捧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则被格非认为“有去历史化的倾向”,“村上春树是一个特别聪明的人,他博览群书,知识面很丰富,有很好的教养,这都是他很厉害的方面。他将古希腊、欧洲的传统文化融入日本文学中,与当代生活相关联,因而他的作品很漂亮、很讨巧。但村上春树回避问题,不敢直接面对历史。或许正是作品这种强烈的虚无主义和失败感迎合了很多当代人的内心感受。所以这个人是天才,很了不得,但是我觉得他有非常严重的缺陷。”

文学的无用即有用

莫言早前获文学奖时曾说:“文学是无用的。”格非深以为然,“无用即有用。学问本就没有有用、无用之分,这是相对的,对有需要的人而言,文学就是有用的。”

那究竟什么样的文学作品对格非而言是有用的呢?早年他也曾说金庸、三毛、琼瑶等作家的作品于他而言不过是“闲书”,格非解释道:“所谓闲书就是对他个人帮助并不太大的小说。”他更倾向于那些充满趣味或是能解决自身困惑的文学作品,“《世说新语》就是本不错的睡前读物。没有过多的情节刺激,但是好玩。”

多年前素以“作品深奥”著称的格非,如今也开始慢慢改变自己,他不希望让作品回到谁都看不懂的模样,所以充满趣味、能让读者解决困惑不仅是格非选取读物的标准,也是他希望自己的作品能给读者带去的感受。但有一点,格非依旧坚持,“好的文学一定得 陌生化 。若是没有 陌生化 ,把文学作品写得与生活一样还算文学作品吗?还不如去看新闻报道。上世纪80年代,我用西方现代主义表现 陌生化 。不过,现在我发现表现 陌生化 的手段其实有很多,不一定得用完全看不懂的东西。”

对话格非:“不要找我改编我自己的作品”

记者:您不考虑成为专职作家?

格非:我觉得在高校当老师很好,我也习惯了。在外教课的过程是我融入社会的过程。我是个特别懒的人,如果不让我当老师,我可能每天就赖在家里看书、吃饭、睡觉,这势必会和社会脱节。文学本就是源于生活,所以我也应该多与人交流。我每次计划创作一部新作品时,都会列一个时间计划,先将课程安排妥当后,空余时间就是我的创作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几乎一天都不会停歇地创作,并且拒绝一切活动安排。

记者:您如何看待自己的作品被改编呢?

格非:我一直觉得当我的作品被改编后,这部作品就不再属于自己了。所以,前几年,《人面桃花》被改编成话剧后,我也没有去看。我对将自己作品被改编这件事并不太热衷,这不过就是让作家能多拿些稿费、改编费罢了。最近就有人找我谈《春尽江南》的改编事项,我的态度就是,不要找我改编我自己的作品。像刘震云这样能创作能改编的有才华的作家毕竟不多。

记者:您好像不不太热衷发微博?

格非:当初开通微博也是因为出版社为了宣传《春尽江南》,能与读者近距离沟通。但是开通之后,我慢慢觉得微博更像是我的一种负担。有时候忘记发微博,我就忍不住考虑这么长时间不发微博是不是不太好,或者我应该多少发一条。但我又觉得,微博像一种严肃的仪式,把我脑中一刹那的想法禁锢成短短140个字,然后它会暗示我不用再搭理这个想法了,就让它去吧。作为写小说的人,我更希望我的想法能随着时间而不断成熟、丰满。况且我也有了一个与读者交流的渠道:写作,而且会定期出版著作。微博更像是给那些没有更多其他交流渠道的人宣泄情感的地方。

(编辑:王日立)

宁波牛皮癣医院咋样
新生儿黄疸的原因是
西安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临沂白斑疯医院
钦州治疗白癫风医院
亳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吉林白癜风
兰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