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傲世傀儡师 第六百三十五章 青天雪花剑(上)

发布时间:2020-01-17 02:44:50 编辑:笔名

傲世傀儡师 第六百三十五章 青天雪花剑(上)

铸造院的一处空地上,这里原本是用来摆放已经铸造完成的兵器所用,今天为了能够摆下一个比斗场地,铸造院的人在接到消息后便将这里收拾干净。

这可是他们邱天院长和外人的铸造比斗啊,而且对方还是近来抢尽风头的辰楼,向来眼高于顶的他们如何能忍,要知道在这天衍城内,只要提到兵刃,那么毫无疑问就是皇家铸造院拔得头筹啊,如今辰楼横插一脚,几乎抢走了他们所有的风头。

这口气可不是他们咽得下去的啊。

“院长,搞定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就是,让辰楼输的五体投地,重振铸造院威风。”

“……”

临时搭建的观看台边,众人纷纷扬拳怒喝道,那一双双看向古辰的目光,犹是要将他一口吃下般,渗人的紧。

场地中央,邱天站在一座特意摆放的铸造炉边,面色沉稳,他时不时瞄向一旁男子的眼神中,也尽是轻蔑之意。

面对这种战前虚张声势的氛围,古辰只是略微瘪了瘪嘴,而后脸色也是平静下来,他低垂着头,嘴角边还噙着一抹难以捉摸的弧度。

此刻他们二人均是各自分边而立,均没有开始动手,因为看台最中央的那个位置上,还有一个最关键的任务还未到来。

“陛下到!”

托着长长尾音的尖锐嗓音自门外传将开来。闻声,喧哗声自行消失而去,所有人都是面色一整,齐齐朝那率先进来的一队侍卫望去。

踏着龙行虎步的天衍皇帝走在侍卫中央,被团团保护起来,在其身后,五王爷,几位大臣,还有不少古辰甚至从未见过的陌生面孔,观其服侍,至少也是帝国中屈指可数的实权人物。

侍卫散开,将空地团团围住。

天衍皇帝缓步行至正中央处,一撩龙袍,率先就坐。

“诸位卿家都坐下吧。”他朝众人挥了挥手,转而视线落在邱天身上,道:“邱院长,此次比斗,只是你与古辰的技艺比斗而已,并不涉及其他,至于谁输谁赢,在寡人看来并不重要。”

“今天即是比斗,而且二位均是大师级人物,寡人也无须多言,你二人便各自铸造一柄兵刃吧。”

“臣明白,谨遵陛下教诲。”邱天颔首维诺道。

话虽如此,但从他脸上却看不出丝毫谦让的意思。

“小子明白。”古辰略微点头,脸上表情依旧没有丝毫变化。

“好,既然如此,那边开始吧。”

天衍皇帝一声令下,周围人群中顿时爆出阵阵欢呼声,乍一听去,替邱天打气的声音几乎将其他的声音尽皆淹没。

“桀桀……辰楼的小子,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何能耐。”

呼声中,邱天没有即可动手,只见他一只手轻按于那铸造炉边缘,撑着身子,饶有兴致的偏头望着古辰。

“邱院长也是一样。在下也很想看看你这帝国第一铸造师的功底。”古辰没有看他一眼,低头道。令得后者压根看不出他丝毫表情。

“哼,故作神秘。”

邱天重重冷哼一声,旋即,只见他那按在铸造炉上的右掌下方,突然闪过一抹极为隐晦的光芒,光芒灰暗,使得周边空间都是为之一震。

轰!

当他抬手之时,一股熊熊之火在炉中翻腾而起,火焰中同样夹杂着一抹暗灰之色,焰力中有着一丝丝不易察觉的空间波动。

“符阵!”

这突然出现的一幕落入古辰眼中,他眉毛也是不由自主的挑了挑,邱天这一手看似神奇,但实则是那铸造炉事先就被他刻画一道能够生火的符阵,虽然火焰看似无奇,但视觉效果却着实华丽啊。

“邱院长威武。”

“院长威武,踩死那个小子。”

“……”

火焰腾空而起时,周围人群中又是爆出道道惊异,看向邱天的眼神也充满了崇拜。

“任耀,咱们的火折子呢?”古辰没有理会那喧闹声,他朝正站在人群前方的任耀招了招手,示意他上前来。

而后,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打扮妖艳的任耀更是屁颠屁颠的从怀中掏出火折子,与古辰一道将炉火点了起来。

这一幕落在众人眼中,又是免不了阵阵嘲笑。

看台中央,古辰曼不尽心的点火一幕,就连天衍皇帝和诸位王公大臣们,都忍不住微微皱眉。一个铸造师,特别是铸造大家,在铸造过程中都有他们自己的偏好,这一点尤为表现在起炉这一过程中。

炉火在铸造过程中极其重要,火焰过旺,会让熔炼的矿石溶蚀过头,这样便很难将其中的杂质提炼干净,火焰过小的话,又无法真正融化矿石,这样一来,就更别说提炼杂质了,所有的铸造师,在学习铸造技能初期阶段,都会被要求掌控好火焰温度,只有这样,才能筑造出一把完美的兵刃。

“这个古辰,好像并不懂筑造啊。”天衍皇帝偏头,朝正呆滞一旁的五王爷低声说道。他的这种起炉方法,简直与寻常人家煮饭烧柴没有两样啊。

“呵呵……这……臣弟也不是很清楚。”五王爷尴尬笑了笑。

“火差不多了吧,温度应该够融化矿石了吧。”

嘲笑声中,古辰蹲在铸造炉旁,盯着炉中逐渐旺势的火焰,瘪着嘴朝任耀询问道。

“我去,老大,我又不是铸造师,我怎么知道。”任耀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而后更是看也不看他一眼,独自站回到原位,与陆琪一道,观看起来。

“呃,这就走了,我指望你帮我搬两块矿石呢。”他挠了挠头,兀自笑道。

“算了,还是自己来吧。”

于是,又在所有人鸦雀无声的注视下,只见他径直起身,来到摆放好的矿石面前,左挑一下,右选一下,许久,才是从中挑出一块只拳头般大小的矿石,任进铸造炉中。

身旁,邱天早已是被他这一连串的惊人之举搞得一头雾水,他瞪着铜铃般的眼珠,半张着嘴,许久也没能憋出一个字来。

“我操,你他妈这是在熔炼矿石?煮石头还差不多吧。”

上海市民政第二精神卫生中心
石阡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东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济宁牛皮癣医院
治牛皮癣新疆哪家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