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圣道狂徒 第一百七十八章 化气境又如何

发布时间:2020-01-18 13:26:46 编辑:笔名

圣道狂徒 第一百七十八章 化气境又如何

喝声方起,一条山岳般的身影从对面屋顶上蛟龙出海般破空而出,继而一抹金芒暴起,闪电般往那黑衣人急劈而去。

“是他来了!”听得这一声怒叱便知是谁,慕秋蝉转悲为喜,妙目生辉。

“吴赖!”白如雪亦是一声惊呼。

余人自然也知来人是谁,心下大定,吴赖出手,这黑衣人绝无从容离去的可能。

此时出手除了吴赖还有谁。

那黑衣人更是大吃一惊,决然没有料到吴赖会在此时出手拦截,惊怒狂喝一声,长剑剑芒暴涨,在空中划出一道耀眼夺目且极具力学美感的光弧,击向劈来的金光。

白如雪好似猛然间想起什么似的,脸色一变,大盛提醒道,“小心,他可是化气境强者!”

几乎同时,黑衣人低喝一声,剑气猛地爆发出来,如狂龙猛虎般冲击向吴赖,欲以强横的剑气将其震开。只要吴赖被他剑气所伤,他依然可以从容离去。

“剑气,很了不起么!”吴赖却夷然不惧,冷哼一声,至阳真精如怒海狂潮般涌入黑兵之内,棍芒再次暴涨。

当!

电光石火之间,黑兵便和剑锋劈在一起,激起一声激越清扬,震撼人心的脆响,继而又是砰地一声气劲爆鸣声,竟是那黑衣人的发出的剑气被震破,化作呼啸劲风。

“什么!”

黑衣人脸色大变,只觉对方那黑不溜秋的铁棍重如泰山,一股龙象之力碾压而来,剑气竟如吹枯拉朽般被破,哪想到吴赖这一棍力量竟强横如斯。要知道他虽然是仓促出剑,真气运转也大逊于平时,但这一剑也不是炼精境能抵挡,心中震撼可想而知。

不过他的反应当真是迅捷,强提一口真气,使了个千斤坠,疾往地面坠去。准备落地之后先一步站稳阵脚,那时或是全力进攻吴赖或是以蝴儿要挟,主动仍由自己掌控。

“怎么可能!”白如雪也是吃惊不已,美眸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这时,只听一个声音哈哈大笑道,“没脸鬼,咱们吴少爷连脚气都不怕,还怕你的剑气,傻眼了吧。”

说话的赫然是朱会飞。

余人一团哄笑,凤瑶和慕秋蝉亦是忍俊不禁,显然是早料到此。也难怪,连那凶威无匹的蝙蝠妖都饮恨吴赖棍下,这黑衣人再强难道还能比妖怪还厉害么?

见众人这幅模样,白如雪这才知道为何旁人一点儿也不为吴赖担心,不由得再次将目光聚焦到后者那冷凝如山的脸上。

事实上吴赖心里也一点儿也不平静,甚至是吃惊十分。

须知他出手之时乃是对方气势最弱且防备心最弱的一瞬,时机拿捏得极为精准,没想到对手仍能击出凌厉一剑,反应之快令人心惊。

不过他此刻心中最多的还是愤怒,对方竟然敢动蝴儿,那就是触龙之逆鳞,扯虎之胡须,找死!

“王八蛋,还不给老子放开她!”他当即怒吼一声,右手提黑兵,雄鹰搏兔般疾扑下去,一棍当头砸下,左手则往蝴儿抓去。

“这小子还是不是人,我的剑气居然没对他造成什么影响。”黑衣人心下大惊,哪想到他竟这么快就将身上震力化解,若是自己不放开蝴儿,单手持剑肯定抵挡不住,保证脑袋一棍开花,无奈之下只得撒手。

吴赖一把将蝴儿搂入自己怀里,不过黑衣人也得到喘息之机,改由双手持剑,横剑格挡。

当!

双方兵器再次交击,黑衣人如遭雷击,本就急坠而下的身体犹如炮弹般砸落地上,噔噔噔连退数步,才勉强站稳。

吴赖也是强弩之末,向后倒飞出去,抱着蝴儿踉跄落地。

不过谁也看得出来,吴赖是占了上风,更何况其还仅是炼精境修为,众人再也忍不住高声叫好。

一时间彩声雷动,欲破苍穹。

交手二人却好似根本听不到这些,冷眼直视对方,凌厉如刀的目光几乎要在空气中擦出火花来。

半晌之后,吴赖冷冷吐出两字,“是你!”

众人均是一怔,听他口气似乎认识这黑衣人。

吴赖当然认识此人,便是化成灰也不可能忘,这王八犊子就是上次假扮陆家人刺杀自己的那个可怕刺客。只是没想到这才短短三个来月,对方竟从炼精境臻至化气境,剑术更加凌厉精妙。今天要不是自己及时赶到,又杀了他个措手不及,蝴儿恐怕还真的就落入他手了。

黑衣人被他认出来却也一点儿也不意外,还从容微笑道,“吴兄可真是进步神速,与当日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他气质洒脱从容,丝毫不以腹背受敌为意。

“笑,你笑个屁啊!”吴赖心头恼火,却又隐隐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种从容的笑容,满脸怒容,黑兵遥指对方,金色棍芒吞吐,冷然道,“你有种冲老子来,胆敢动蝴儿,老子今天要你有来无回!”

说话间,浑身气势勃发,渊渟岳峙,说不出的威霸。

黑衣人亦被其不可一世的气势所慑,心下暗惊,目中却毫无慌乱之色,还哑然失笑道,“你要动手,也先把怀里的姑娘放下吧。”

吴赖闻言一愣,这才想起蝴儿还被自己搂着,老脸顿时通红,汗颜不已,“娘的,出大丑了,光顾着打架,倒是把蝴儿给忘了。”赶忙将蝴儿放开,护在身后。

蝴儿被他强而有力的臂膀搂着,靠在他温暖而又宽厚的胸膛上,只觉这是世界上最安全的港湾,仰望着他那霸道冷峻的面容,更是不由得痴了,直到此刻才反应过来,惊呼一声,脸蛋通红,躲在吴赖身后身旁被人他看到自己这副窘迫的样。

可是当见吴赖的注意力全都在黑衣人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后,芳心又是一阵刺痛,怅惘失望溢于言表。

面对如此厉害的对手,吴赖哪里敢分神,自然不可能注意到她如此复杂的神色变化,冷眼盯着黑衣人道,“就让你尝尝小爷的打狗棍!”说着就要动手。

“慢着!”黑衣人却没有接招的意思,洒然道,“吴兄还是好好操心白家眼下形势吧,我不奉陪了。”

“想走!”吴赖大喝一声,挺棍攻去,却见黑衣人浑身黑气缭绕,瞬间将其身形湮没,还往四面八方喷薄出去,眨眼间便笼罩方圆数丈空间。

四下一片黑咕隆咚,如同坠入黑洞之中,以吴赖的目力竟也看不穿,更感觉不到黑衣人的所在。

“他娘的,这是什么鬼东西!”吴赖心下吃惊,却不敢冒进,又怕其趁机再次掳走蝴儿,赶忙退回原地,将蝴儿护住。

余人心下亦惊,也不敢冲入其中。

黑雾来得快,去得也快,数息之后便消失不见,果不出所料,原地早已空空如也,哪有黑衣人的影子。

众人面面相觑,心里更是窝囊无比。这么多围一个人,居然连人是如何脱身也不知道,当真是丢人。

“好厉害的家伙!”吴赖也是暗暗心惊,在他所遇同龄的对手中,此人绝对是最强的一个,没有之一。

不过他一点儿也不惧怕,因为自己在不断的变强。谁又能想象,三个月之前他在对方手下还如丧家之犬,今日却已能旗鼓相当?

总有一天,自己会报那一剑之仇!

这时,慕秋蝉、朱会飞等人都围了过来,见他又生龙活虎,与之前受伤时虚弱不堪的样子相比简直判若两人,又是欣喜又是惊奇,围着他叽叽喳喳问个不停。

吴赖自然不可能以实相告,说什么得前辈高人赐药,真真假假,煞有其事。

他也懒得离众人信与不信,目光落在慕秋蝉身上,感激道,“多谢了。”

今天要不是她,蝴儿恐怕就被人掳走了。

慕秋蝉心付功劳也不是我一个人,却也知他和白如雪的关系,淡然一笑没有多说什么,转而问道,“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吴赖问道,“令尊什么时候能赶到?”

慕秋蝉秀眉紧蹙道,“按说爹爹早该到了,怎的现在还没来?”

“看来定然是有人从中作梗,娘的,到底是什么人和章羽狼狈为奸,要置白家于死地!”吴赖闻言暗惊,心知肯定是出事了。

白江雄早就怀疑江城内有人与章羽勾结,欲挑起几个家族争斗好从中渔利,现在看来他所料果然不错。

到底会是谁呢?

姜宏应当可以排除,白家覆灭对他没有半点好处,而且章羽还欲杀死他儿子。

那就只剩下陆家和江家。

表面看,陆家嫌疑最大,陆云那老家伙气量狭隘,不是没可能做出这等疯狂之事。然而江独峰的嫌疑也极大,江家一直左右逢源,即便是其他几大家族斗起来他也可以独善其身,而且若是白家覆灭,获益最大的就是他。

忽然,他心下猛地一震,又想起一事,那就是那黑衣人假扮陆家人来刺杀自己,借机挑起白陆两家的死仇,如此说来……

吴赖已经有九成可以肯定与章羽勾结的就是江独峰,而适才那黑衣人的身份也呼之欲出。

江逸!

江城中年轻一辈,除了此子还有谁拥有如此可怕的实力!

“他奶奶的,这对狗父子好歹毒的心机,居然藏得这么深!”一想到之前种种,吴赖怒不可竭,脸色铁青。

余人见他脸色数度变化,不明所以。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么?”慕秋蝉皱眉问道。

吴赖沉声道,“令尊恐怕遇到麻烦了,有人不希望他来援。”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脸色剧变,惊呼一片,当然知他言中深意。若是没了慕家这一强援,以目下的形势来看,白家将难以抵挡妖魔进攻。

后果不言可知。

“那可如何是好!”慕秋蝉明显慌了神,既为其父担心,亦为眼下形势而心焦。

白如雪俏脸煞白,银牙一咬道,“吴赖,你足智多谋,一定要想办法救救白家,救救我爹!”

白夫人也他素有智谋,形势危急也顾不得什么脸面不脸面,恳求道,“吴赖,看在老爷这么多年对你照顾有加的份儿上,你可一定要想想办法!”

余人亦目光灼灼盯着他,显然都将希望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哼,现在就想起老子来了,早他娘的干什么去了。”吴赖瞥了白家母女一眼,心下冷笑。不过他虽然讨厌她们,却不可能坐视不理,没有理她们,对慕秋蝉道,“放心,令尊智计武功均是了得,不会有事。”

说着顿了顿,目光落在众人身上,目中射出慑人精芒,嘴角冷弧扬起,不疾不徐道,“没有援兵,那老子就给他变出援兵来!”

广州市白云区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白沙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庆哪家男科医院好
治癫痫病南充哪家医院好
榆林治疗白癜风办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