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异界之机关大师 1188 一壶蜜浆

发布时间:2020-01-18 15:09:10 编辑:笔名

异界之机关大师 1188 一壶蜜浆

?();傀儡在金属板上飞速点着句子。他告诉常鸣,千万不可以随便碰触共鸣水晶。

共鸣器随时监督着下面所有水晶的情况,发现异动,马上就会毫不犹豫地发射出大量能量流,使冒犯者陷入极度的痛苦中。

事实上,不同的共鸣水晶是并联在一起的,一块出了问题,旁边的都会有所感应。所以,刚才常鸣被能量流“电击”,旁边的机关神傀儡们同时感觉到了疼痛。只是这疼痛一闪即逝,马上就消失了而已。

不仅如此,如果常鸣继续下去,会引起上面的注意。到时候,那些虫子虽然不会直接干掉他们,但有的是手段让他们生不如死。

常鸣表示明白,感谢了他的提醒。

他没有继续下去,旁边的机关神傀儡们纷纷松了口气。

……

第二天一早,常鸣被一个巡查使带领着走出幽黑的矿洞,再次从一只沙虫的嘴里出去。

站到滚烫的沙漠上,看见太阳的光芒,常鸣忍不住眯了眯眼睛,这么一会儿功夫,竟然就有恍若隔世之感。

巡查使领他出来就转身进去,把他一个人扔在外面。临走时还丢下一句话:“晚上十点前还没有回来的话,就等着共鸣器的惩罚吧!”

常鸣转头看了一眼,嗤笑一声。

这就是所谓的外出休息?放眼望过去,四周全是沙漠,根本看不见边际。换了普通人,靠着自己以双脚行走,走到天黑也未必能走出去。顶多就是在阳光下的沙漠里散散步罢了。

所谓的外出,其实只是给他们画了个馅饼,让他们奔着那个目标拼命干活罢了。

不过这对常鸣来说没什么效果。他本来对空间的了解就已经臻至化境,几乎已经摸到了宇神纹的边缘。千舟送他的那一片雪花与他融合,又让他向前进了一大步。

现在他切换转移空间。根本不需要动用太多的精神力。

他的瞳孔紧缩,看向前方,世界在他的眼里立刻变了个模样。所有的色彩全部褪去,外面的浮华全部一层层被剥开,只剩下了最核心的物质。

果然,这个世界跟天穹大陆的结构非常相似。这也是常鸣最熟悉的结构。现在他的精神力虽然被限制,不能向着远方无限延伸,但光是观察这片空间的结构,他就能判断出一些基本的状况。

这个世界的空间并不太稳定,它不是一个完整的整体。反而像是被切成了两部分。这两个部分即是交融的,又是隔离的,不断地相互冲突着。

常鸣微微皱眉,这种冲突让这里动荡不安,再这样持续下去的话,随时都有崩溃的可能。

这是怎么回事?

他观察了一会儿,对小智说:“走吧!”

他感应到附近有一座不大不小的城市,转眼间。空间一阵波动,他就已经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经换了另一个地方。

这里像是沙漠中的一个城市,到处都是土石结构,只偶尔有一些热带树木无精打彩地倚在房子旁边,显得毫无生气。

街上人很少,行走的绝大多数都是虫人。虫人的形状非常多样,都比黑蚀虫人更偏向人形。不过身体的多个部位仍然保留着虫壳的形态。

他们大部分都面无表情,脸孔板得像石头一样。琥珀般的眼睛里毫无感情。

而另外有一些相互交流着的虫人则灵活多了,他们的表情比较丰富。能够利用眼神传达一些信息,远远听过去,语言也运用得颇为流畅。

很明显,前者对后者颇为尊敬。显然,如果这是同一个种族的话,后者的进化程度比前者更高,在种群里的地位也更高。

常鸣现在正站在一个巷口,土墙的阴影遮住了他的身影,他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四周,并不急着走出去。

虫人的社会结构非常落后,街上摆了一些摊子,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过去购买的虫人都是以物易物,显然他们没有形成真正的货币。

常鸣正在观察,突然抬起头,看向另一边。一个影子笼罩了过来,那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性虫人,她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她的轮廓优美柔和,悬胆般的鼻子下,红润的嘴唇似笑非笑地弯着。她脸上也有鳞甲覆盖,两片狭窄的紫色甲壳覆在她的眼部,不但没有损失她的美貌,反而给她更加增添了一些神秘感。

这个虫人即使放在人类里也算得上是美女,那火辣的身材和笔直修长的大腿更是能够轻易撩起男性的欲火。

常鸣的目光在身上轻轻一扫,最后落在她的眼睛上。她的眼睛也一样没有瞳仁,只是一片纯金。常鸣从没有想到,这样的眼睛也能流露出丰富的感情,硬生生地让人想起了“明眸善睐”四个字。

女性虫人玩味地打量着常鸣,声音如同外表一般优美诱人。她问道:“你是机关神苦工?不,不太像……”

常鸣微微一笑,平和从容地说:“不,我不是机关神,我是一个人类。”

“人类?”女性虫人困惑地皱眉,“那是什么,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常鸣并不恼怒,他平静地说:“人类另一个种族,拥有很高的智慧和发达的文明。”

女性虫人取笑道:“可是,依然成为了我们的奴隶。”

常鸣耸了耸肩,说:“人生在世,总有顺势和逆境,你怎么知道未来会怎么样?”

女性虫人迷惑地眯起眼睛,显然有些不太能理解他的话。她的智力不低,但始终还是有限的。

想不通她就不想了,她不耐烦地说:“行了,少说废话,货呢?”

常鸣愣了愣。反问道:“什么货?”

女性虫人按捺不住地吼了常鸣一句,马上又觉得这样做不太漂亮,重新拗出优雅迷人的姿态。她诱惑地笑着:“行了,不要装了。我敢保证,这个城里再没有比我帕丝缇出价更高的人。而且……”她狡黠地微笑着。带着淡淡的威胁,“难得出来一趟,你也不想出什么意外吧?万一被别人知道你偷了矿洞里的东西出来卖,你会有什么下场,还需要我来给你解释吗?”

常鸣立刻恍然大悟。

会攒够足够的红赭石,到这个城市来的苦工可能不多。但也不可能完全没有。这世界上总会有特别聪明或者运气特别好的人。而且大部分机关神傀儡都在这里呆了很长时间,足够他们摸索出一套有用的经验来。

之前丁大送了巡查使们指甲盖大的一点金流浆,都让他们感恩戴德。而金流浆,不过只是金流蜜的衍生物而已。虫人们如此喜爱金流蜜,那么苦工想法设法地在休息日带一点出来卖。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常鸣明白之后,立刻点头道:“没错,我是有,你想拿什么东西来换?”

帕丝缇满意地笑道:“你想要什么?开价吧。赤螯毒、平乐胶,都可以,这是你的时间。”

常鸣想了想,问道:“帕丝缇小姐,你以前从来没见过我对吧?”

帕丝缇撇了撇红润的嘴唇说:“你们都长得一个样子。谁记得?不过……你好像的确跟他们不太一样,我从来没有见过。”

常鸣没有反复解释自己跟机关神傀儡的异同,只是笑了笑。说:“是的,我是第一次来这里,对这里的规矩不太了解,帕丝缇小姐,请问我有幸请你喝一杯,听你讲解一下这边的情况吗?”

常鸣笑起来令人如沐春风。显然,虫人跟人类的审美并没有什么差异。帕丝缇的脸孔越发妩媚,她笑着说:“当然可以。我当然很愿意给你这个机会……”

虫人们有自己的酒馆,但常鸣现在不方便进去。帕丝缇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想看看他究竟怎么解决。

常鸣仍然微笑着,引着帕丝缇到了一棵树下。这座小城旁边有一条小河,水质非常清澈,几棵树生在水边,算是城里风景最好的地方。

常鸣抖开一块布,铺在树下,请帕丝缇坐下,又像变魔术一样变出两个杯子。这两个杯子都是透明水晶制成,没有一点杂质,看上去灿烂夺目,像宝石一样。

事实证明,即使是虫人的女性,跟人类女性也没什么差别。帕丝缇捧着杯子,爱不释手,娇媚地问道:“你这个杯子可以用东西换吗?”

常鸣大方地说:“帕丝缇小姐喜欢,就送给你吧。这样的杯子,也正适合你这样的美人。”

大部分虫人都智力低下,连感情也没有,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帕丝缇高兴地收下杯子,常鸣笑着说:“杯子是拿来用的,来,我准备了一些这个,希望你能喜欢。”

说着,他拿出一个水晶壶,透明的壶身里荡漾着淡金色的液体。帕丝缇一见这液体,脸色就变了:“金流浆?怎么会有这么多?!”

这个壶的容量足有一升,里面满满当当装的全是金流浆!之前丁大给巡查使喝那么几滴,就足够他们感激涕零了,这么一大壶,就连帕丝缇也很少能见到。

常鸣笑吟吟地执起壶柄,给帕丝缇倒了满满一杯。迷人的香气充盈在空气里,向着四周弥漫出去,常鸣神色一动,轻轻挥手。河边的微风顿时形成了一个小小回旋,把香气束在这一片地方,不至于散得太远。

他微笑着邀请道:“请满饮此杯!”(未完待续)

ps:感谢盛书虫的月票,感谢不材疯子和911的天天支持!!

月底没月票了吗……打滚r655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石家庄皮肤病医院口碑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电话多少
女性私密修复
安徽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汕头包皮龟头炎能用百多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