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许添财大陆要舍得台湾要超越

发布时间:2020-09-22 19:06:58 编辑:笔名
许添财:大陆要舍得 台湾要超越 许添财:民进党现在是,江山已改,但本性未改。  中评社香港10月3日电/民进党籍的台南市长许添财不久前接受中评社高层访问团专访,就两岸关系及民进党目前的处境等问题,坦诚地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在处理两岸关系方面大陆要“舍得”,台湾要“超越”。《中国评论》月刊十月号刊载了这篇专访,全文如下: 大陆要解决台湾问题要懂得“舍” 中评访问团:我们昨天到台南,先参观了台南市区和几个重要古迹,台南给我们的印象非常特别:在此之前,台南给我们的印象,除了一般的历史名城之外,就是一些政治印象,比如说民进党执政,陈水扁的故乡等。但来到台南之后,除了觉得台南是一个非常乾净、友善的城市之外,更对台南深厚的中华文化底蕴而感到惊奇,台南不愧是台湾的历史文化之都。 许添财:台南会越来越好,以后,照规划还会更好。台南市的面积比高雄市大二十二平方公里,但是人口只有它的一半。台南是台湾古迹最多的地方。这样的空间条件,如果好好规划,会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城市。 中评访问团:我们今天来,是带着大陆的印象来的。以前,我们对台南比较陌生,但来了台南以后,我们觉得,台南的文化,台南的文化景观,是真正能够留得住大陆游客的地方。我们深刻地认识到,整个台湾的历史,是从台南开始的。 许添财:因为你们有深度。 中评访问团:大陆对郑成功,人人皆知。祗要看到有关郑成功的遗迹,就会觉得好。昨天我们看到郑成功庙前面有个郑成功骑马的雕像。我们一看就知道是现代雕像…… 许添财:是泉州送的。 中评访问团:什么时候送的? 许添财:今年才送的。 中评访问团:作为一个民进党籍的一个市长,您不觉得很敏感吗? 许添财:不会呀。他们要送,就送呀。 中评访问团:那么您怎么看泉州送这个雕像的用意呢? 许添财:他们希望透过郑成功,加强两地的交流,为什么不要呢?郑成功是一个历史的事实,泉州是一个重要的城市。其实台南市,提到大陆,大家都很敏感。但我认为,祗要你的层次够高,远见够远,就不会敏感;如果你的心胸坦然,没有邪念,就不会敏感。所以我对中国(大陆)祗有两个字----“舍得”,大陆不舍就不会得。大陆要解决台湾问题,如果不懂得舍,就不可能得;如果大陆硬要什么,就会失得更多。 对于台湾来说,面对中国大陆,要懂得“超越”;如果台湾不懂得超越,就没有生存空间。超越不是放弃,超越也不是回避。就像修佛法的人,因为懂得超越,心中永远不会畏惧。 台湾最近就是因为堕落,一个比一个堕落,才会遇到今天的麻烦。堕落的人不是不想进步:有些人堕落,但企图心很强,因此不择手段,不讲道德;有些人明明很有能力,但是自己吓得发抖,以为自己能力不行,那也是堕落。 所以,如果台湾懂得超越,中国大陆懂得舍得,两边都会很满足,无往不利。 民进党今天的问题 源于当年没有准备好就上台执政 中评访问团:请问市长,您作为民进党内比较有论述能力的县市首长和政治精英,怎么看民进党现在的处境?近两年来,民进党一直走下坡路,我们专访民进党政治人物时,经常问到的一个问题是,“现在是不是民进党最坏的时候”,就像今年一月“立委”选举和三月大选之后一样,很多人都认为那是民进党建党以来最坏的状况,但事实上,现在的情况,比三月的时候还要差。对此您怎么看?民进党能够重新站起来吗?怎么站起来? 许添财:我身为民进党的一分子,我也瞭解民进党本身在发展过程当中所呈现的你所说的这一切。民进党之所以会有今天这样的情形,很简单,就是在还没有准备好执政的时候,民进党上了台。 阿扁还没有准备好就上台,结果当选那天晚上,大家的脸色都发青,很害怕,不知道怎么治理整个“国家”。因此,民进党上了台以后,不祗是应付执政捉襟见肘,更严重的是,原来所追求的改革,几乎毫无进展。就是说,执政已经捉襟见肘了,更遑论改革理想的追求;连今天都应付不过去了,更不要说明天。所以,人家会觉得民进党放弃理想,丧失理想,因此支持者就越来越失意,这是很可惜的。 所以二千年的时候,我最痛苦。我何尝不希望赶快把国民党拉下来、民进党赶快执政?虽然那时候我不是民进党员----因为我以最高票当选“立委”,结果被民进党开除。这不是赤裸裸的斗争吗?一个民意支持度最高、脱党去选却以空前的最高票当选。我退党了,民进党还要追杀我。 追杀是民进党最厉害的一招。民进党为了追杀我,在我退党后修改党章,使得我没有办法再回去,一定要五年后才回去。在我离开民进党的五年里,民进党为了对付我,五次修改党章。 当时我本来想,民进党不相信我会打仗(选举),因此我想自己退党去选,等选完以后再归队回党。但民进党把我出去打仗当成叛逃,而且打赢回来以后,还要开斩。哪有这种道理的?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党主席在同一个选区,民进党认为党主席不能不最高票,我怎么可以去挑战党主席呢?因此,民进党用尽全党的力量在一个地方支持一个人,然后对付自己的同志。 我今天已经回到民进党,而且当中常委。民进党开除我第五年的时候,要我临危受命,帮民进党保住台南这块小江山,征召我。民进党说,不派人参选(台南市长),而让我参选,美其名“征召”。我认为这是废话,因为民进党没有适当人选,所谓“征召”祗是自欺欺人。所以,对民进党的弱点,我瞭解最多。 但是,我对民进党的感情,对民进党的信仰,我想没有人敢怀疑我。我离开民进党,但我并没有去投靠国民党,对不对?那时候我的身价很高,如果投靠国民党,要钱有钱,要什么有什么。但是我没有,我走我的路。 如果你们有时间,我讲个故事给你们听。台湾不会报导这个,因为讲出来好像我太厉害了,其实不是,祗是我的遭遇。就像我刚才提到的,我是懂得超越,在困境当中,我懂得自我提升,自我超越。不管人家对我怎么样,我走自己的路。在我跑步的时候,他们在旁边喊,是他们自己的事。人家丢我石头,是希望我跑不动,因此我不去计较人家丢我石头;我认为,如果我跑得够快,人家就丢不到。所以我越来越快,人家就越来越丢不到我。因此,为什么怕他们丢石头?为什么埋怨他们丢石头? 台湾应该懂得超越,超越不是对抗,而是自我自升。我的经验就是这样。这五年,我的故事多得很,再讲也可以,不讲也可以,对我来讲已经不重要。但是就民进党来说,有很多值得检讨之处。比如说,民进党要发展、扩大,本来应该是朋友越来越多,但民进党的作为,却是朋友越来越少,因为民进党不但没有去争取每一位自己以外的台湾人,还把跟自己理念不一样的人都变为敌人。我认为,如果民进党真的认为自己的理念很好,就应该懂得如何用自己的理念去说服别人;如果民进党真的爱台湾,爱台湾真的那么好,你就应该说服人家。 对于统独问题也是一样:如果统一真的那么好,就应该去说服大家支持统一,说服不来,怪谁?相反,如果台湾独立那么好,也应该去说服大家支持独立,你不能怪人家怕死,不支持台独,因为人本来就是怕死,你不能叫他们为了台独而不怕死,对不对? 所以你提到,民进党为什么会这样?我认为,民进党要自我检讨。这个检讨,不是嘴巴讲,而是要有实际作为。为什么早期大家都不计较、都很谦让?而现在却是明争暗斗,而且争得莫名其妙? 民进党的本性未改 中评访问团:从发展的角度来看,民进党现在处于什么样的状况? 许添财:民进党现在是,江山已改,但本性未改。现在大家都知道,时不我予,所以现在大家都很谦卑,很小心,但是我认为大家的本性不改。 什么叫好的本性?就是无私无我地为这块土地,为这块土地的人民服务、奉献。这一点,要找回来,很困难,但早期我们都有这种情怀,真的是“若为自由故,一切皆可抛”。早期,在我们心目中,七十二烈士算什么?那是小事情,牺牲了就牺牲了。所以,当年国民党拉拢我不成,就用权力的手段来对付我,我则一夜之间把工作全部辞掉,一个人到美国去,身无分文照样生存,十年后回来还不是一条好汉? 我当年从美国回台湾参选,就当选。但如果我说自信会当选,那是骗人的,但是不当选也无所谓,因为我参选,是我的理想,我是一片真诚,祗要能够让多一个人听到我们应该做什么,我们的理想在哪里,我们的前途在哪里,我就满足了。所以,一个人我也演讲,十个人我也演讲,不嫌小,不嫌少,面对十万人,我们也不会怯场。 以前我有个美国的老朋友,说要到台湾来帮我演讲,结果现场一万人,腿就吓得发软,我说台上台下怎么差得那么多呢?我就不会发抖,因为我真诚,对不对?因为我志气大,我不是为自己。如果我有私心,就会害怕,这就是人性。所以我一再说要超越自己就是这个道理。 因此,对于民进党来说,现在也要懂得超越。比如说,谈到二O一二年,如果民进党人认为自己还没有准备好二O一二年重新执政,没办法真的为人民做事,民进党届时敢不敢不提名(“总统”候选人)? 【第1页第2页第3页】 相关专题: 两岸新局 十堰哪有白癜风专科医院
十堰较权威的白癜风医院
十堰治疗白癜风
十堰治疗白癜风医院在哪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