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剑灵帝尊 第一百五十六章 墓地台阶

发布时间:2020-01-16 18:50:49 编辑:笔名

剑灵帝尊 第一百五十六章 墓地台阶

离萧面色沉思.伸出大手放到了石桌上.两指间夹着一颗黑棋.黑棋虽轻.但他感觉这颗黑棋却无比的沉重.

“一棋一落.”离萧淡淡道.双手犹如闪电一般.黑色棋子落到的石桌棋盘上.

黑棋一落.剑气变得狂暴起來.轰隆一声.地面颤抖.肉眼可见的群山在缓移动.

“以山为棋.以地为盘.上古魔帝好大的手笔.”天繁见到眼前的一幕.不得不震惊.

放眼望去.他们所在的高山.在群山中.为属最高.当离萧移动棋子.高山也在移动.

众人闻言震惊.有些不可置信.看着群山.群山移位.这怎么可能.

他们把目光放在了离萧身上.高山一动.就是他所为.

“他是谁.”众人心中充满了谜团.顿时感觉到身死掌握在他的手中.

如若一棋落败.后果不知如何.

离萧双眼一凝.一道光芒从白棋涌现到他对面的石凳上.

“哈哈.万年了还有人跟本帝下棋.”光芒形成了一个人影.在眨眼间人影在慢慢的凝实起來.

离萧双眼一晃.两眼紧紧盯在对面的人.

“你是上古魔帝.”离萧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在他面前坐的人.实在不像魔帝.一身宽松大白袍.白发苍苍.沒有流露出属于魔帝该有的气质.就像普通小老头.

“魔帝.即使是帝.也逃不脱身死.别废话.只要你下赢这盘棋.老朽就让你们过去.”小老头轻声道.

“不用看了.只有你看见老朽.”上古魔帝看着离萧看來看去.不由说道.

话音一落.上古魔帝手中的白棋落在了石桌上.白棋一落.光芒从石桌上蹦了出來.光芒冲天而起.扩散到了群山之中.

“小辈.破棋吧.”上古魔帝缓缓道.双眼带有沧桑之感.

“是破阵吧.”离萧的双眼定格在群山中.

“以棋为阵.”离萧看着上古魔帝一眼.站起來.背负双手.

上古魔帝只不过是虚影凝聚形成而已.真正的上古魔帝已经死了.

“这是什么剑阵.”离萧面色沉思.这一座座群山.都流露出浓厚了剑气.

上古魔帝静静的看着离萧.干枯的手轻轻瞧在石桌上.

“萧兄.这是什么剑阵.”天繁轻声道.看着群山之中.他双眼充满迷糊.

刚才还是空冥剑阵.可是离萧轻轻动了一颗黑棋子.这群山的位置就动了起來.群山的位置凌乱.根本不像剑阵.

“上古天棋阵.”离萧脑海中浮现出金光文字.看着金光文字.不由自主的念了出來.

“上古天棋阵.”天繁喃喃一声.心中充满了疑惑.从來沒有听说还有这种剑阵.

“上古天棋阵.变化莫测.”金文一闪.便在离萧的脑海中消失了.

离萧心中不由一慌.神玉并沒有剑阵的破解之法.

“小辈想破棋.需破阵.”上古魔帝轻声道.“破不了阵.你们随着世界坍塌而死.”

听着上古魔帝的话.离萧微微一愣.棋与阵不是同体吗.破棋不是破阵吗.为何又说破棋需破阵.

心中自然知道破不了这个阵法.他们绝对不能存活在冥界.在世界坍塌破解此阵.才能找到上古魔帝墓.

“先破阵.才破棋.”离萧喃喃道.看着群山之中.

想要破阵.必须找到阵眼.群山中.到底哪座山才是阵眼.

“这片世界的剑气越來越浑浊了.萧兄还沒有破阵之法吗.”天繁有些焦急.

“这小子到底是谁.破不了剑阵就快快下來.千万别把我们害死在这里.”

离萧眉头紧锁.心中不由感觉到烦躁.群山阵眼.到底在哪.

离萧扭过头去.看着上古魔帝一眼.只见上古魔帝紧盯着石桌棋盘.不不知道再想些什么.黑棋在他的手中变成了白棋.然后白棋又变成了黑棋.

“虚影.变化莫测.”离萧双眼划过一道精光.走到了棋盘中.缓缓的坐了下來.

“这沒有阵法.这只不过是一片虚影幻境.”离萧沉声道.“破了你.这个幻境才消失.”

“破了我.”上古魔帝不屑一笑.看着离萧双眼闪现出一道精光.“沒错.这只不过之中场幻境而已.”

话音一落.上古魔帝挥动着大手.啪的一声.最后一颗白棋落在了石桌上.眼前的群山.消失不见.

“虚无总归是虚无.”上古魔帝身体上流露出淡淡的光芒.光芒消失了.眨眼间上古魔帝也消失不见.

“轰.”

一声轰鸣声响了起來.石桌变成了碎石.在石桌的旁边出现了阶梯.

“虚无终归虚无.”离萧心中念道.看向了阶梯.“这才是真正的考验吧.”

“群山消失了.”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山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消失.”

众人看向消失的高山.震惊说道.

天繁忽然醒了过來.看向成为碎石的石桌.面色沉思.

不知为何在刚才.他陷入了短暂的昏迷.

“台阶.”天繁双眼凝固在阶梯上.双眼闪现出炽热.

“这就是上古魔帝的墓地台阶.”李清竹轻喃一声.看向了离萧一眼.

“墓地台阶出现了.众弟子快走.”

走穿台阶.得到了上古魔帝墓的东西.想到了这里.众人双眼充满了贪婪.

“嘭……”

一声巨响.刺眼的剑气从阶梯中闪现出來.一道道剑气顺着阶梯朝着上面飞轩而出.

顺着台阶照射在半空中.一幕虚影出现.

“离萧师兄.你看.”白衣弟子伸出手指向了半空中的虚影说道.

“清灵派.还有众门派.”

离萧双眼一凝.紧盯在半空上.

半空的虚影都出现了许多门派.

同样.在雪雨言的那边.半空中同样闪现出一个半空虚影.

虚影穿梭两界.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一界的一花一草.

“墓地台阶.”雪雨言看着半空中照射的出來阶梯说道.

看着四周盘膝坐起的老头子.雪雨言不屑的冷哼一声.

在冥界中.他的弟子实力最强.能走穿墓体台阶的也只有雪天城的弟子.

“哈哈.我派的人也到了墓体台阶.”

“老家伙.你看清楚了每一派的弟子都走到了墓体台阶了.就连三流最低频的门派都走到了.可不是独独你一派.”

众掌门议论道.看着自己的弟子走到了墓地台阶.心中不由高兴.

“哼.只有穿过台阶的弟子.才是得到上古魔帝的宝物.现在高兴还为时过早.”雪雨言冷声道.话犹如一盆冷水.浇在了掌门的头上.

众掌门收起了笑容.纷纷紧盯着半空中的虚影.

清灵子看着半空的虚影.脸上带有疑惑之色.

离萧所戴的那个面具.他自然认识.疑惑的是离萧为何戴面具.

“清潭师姐.我们走上台阶.”离萧对着清潭道.

“嗯.”清潭点了点头.

几十个门派弟子都朝着台阶走上去.每一个弟子脸上都带有狂喜之色.

“离萧兄.我先行一步.”天繁朝着离萧供手说道.剑气运在双脚.身形一闪.犹如虹光.

“大剑师九品境界.”离萧看着天繁身体上流露出來的剑气.淡淡道.

天繁看起來顶多是二十三岁的青年.二十三岁境界能够到达大剑师九品境界.天才二字当之无愧.

离萧脸上并沒有露出惊讶之色.在他的身边.有一个比天繁还要天才的人.李清竹.

“小弟弟.我陪你只能到这里咯.魔帝的东西.应该很好玩.”李清竹轻笑道.

大手挥动.身体中的剑气涌出.其速度竟然要比天繁的还要快上一分.

“走.”离萧道.

和清潭朝着台阶走了去.

轰隆一声.刚踏入台阶.离萧脚下的台阶轻轻颤抖.

“有重量.”离萧有些惊讶的说道.

“两斤力.”清潭感受到脚下的重量道.

“第一个台阶有两斤力.这阶梯不知有少.看來魔帝的宝物.很不好要.”

清潭听见离萧的话.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这不是废话吗.

看着前方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郁闷.天繁李清竹不见人影了.显然在最前方.

“雪天城不愧是一流势力.走在墓地台阶的第一人应该就是天繁吧.”

雪雨言脸上带有淡淡的笑容.看着快步踏上台阶的天繁.心中很是欣慰.

一些掌门看着半空中的虚影道.看着啪啪啪快步走上台阶的天繁.心中充满了羡慕.

甚至有一些掌门拍起了马屁來.雪天城可是一流势力.跟他们搭上一点关系.对自己的宗派可是莫大的好处.

“咦.这个女子是谁.”

“速度竟然跟天繁不相上下.”

雪雨言眉头微微皱起.目光凝固在李清竹的身上.脸上难看起來.

离萧运起了全身的剑气.朝着快步的朝着台阶走去.

剑师四品的剑气快速流露而出.一步跨三个台阶.

每一个台阶带來的重量都是翻倍.第一个台阶增加两斤.第二个就四斤.

看着前方看似无尽的台阶.他不知道最后那一个台阶到底怎样.会不会抬不起脚來.

大理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镇宁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乌鲁木齐最好的治癫痫病的医院
柳州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宜昌医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