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环保问题成为赣州稀土借壳上市道路上障

发布时间:2019-04-11 03:34:34 编辑:笔名

恳请支持中国南方稀土集团所属企业完成环保核查和行业准入工作,保障稀土大集团组建工作的顺利实施。1月28日,赣州稀土集团公司总经理钟鸣在工信部组织召开的重点稀土省(区、市)和企业工作会议分组讨论时呼吁。

就在数天之前,赣州稀土因未能取得工信部的稀土准入文件,其酝酿一年多的借壳威华股份方案被证监会否决。一位工信部官员在接受中国证券报采访时回应称:目前赣州稀土的准入还存在一些问题,在满足了环保等条件之后,随时都可以(放行)。

随时可以的前提是环保条件达标,而恰恰是环保问题成为了横亘在借壳上市道路上的障碍。中国证券报赶赴赣州市对赣州稀土旗下的吉埠稀土矿实地调研发现:矿山下,村民饮用水发咸、稻田颗粒无收、鱼塘因污水绝产被村民怨声载道的吉埠稀土矿是赣州稀土环保硬伤的一个缩影,面对着环境治理的巨大成本,赣州稀土一时陷入了借壳上市的死循环。

山上挖矿发财山下吃水受苦

他人之蜜糖,于我为砒霜。这样的强烈反差就发生在江西省赣州市赣州县吉埠镇一个叫作上堡的小村庄里。

非常奇怪的是,我们这里的水稻不用施肥就长得特别好,但就是颗粒无收;下雨的时候,山上冲下来的水流到鱼塘里,鱼第二天就全死了浮出水面;自打井抽上来的水还发咸,烧开后还有一层像盐一样的白色粉末,村里的很多人怕得病,都跑到很远的山头挑水喝。上堡村村民张玉梅(化名)告诉中国证券报,发生这些怪事的原因全都是因为村后面山上的稀土矿,他们在山上挖矿发财,我们却在山下吃水受苦。

在村民的指引下,中国证券报沿着上堡村后面的山路蜿蜒而上,大约走了两公里,便听到了柴油机的轰鸣声,循声而往,终于找到了造成上堡村咄咄怪事的稀土矿。在稀土矿前面的空地上立着两块蓝色的牌子,其中一块采矿权标识牌注明:矿山名称为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吉埠稀土矿,采矿权人为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

吉埠稀土矿是赣州稀土环保硬伤的一个缩影。因未取得环境保护部环保设施竣工验收,赣州稀土尚未得到工业和信息化部稀土行业准入批准,近日其借壳威华股份的方案也被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员会否决。

中国证券报通过查阅资料了解到,吉埠稀土矿是赣州稀土众多未通过环评的稀土矿之一。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矿山管理部经理王有霖在2014年12月接受中国赣州采访时曾表示,目前吉埠稀土矿的环评工作正在分批办理当中,由于需要对水质进行一段时间监测,快能在2015年下半年向环保部递送环评报告。

王有霖称景德镇工地洗车台
,目前他们采取原地浸矿工艺开采。该工艺是在矿山山顶注液、山下收液的采矿工艺,整个工艺水循环是一个闭路系统,不会外排废水。同时,为确保不造成浸矿液泄漏造成水体污染田园管理机
,要对收液系统设立地下水三级防护措施,监测、回收万一外渗的母液,确保资源充分回收,保护环境。

但是,村民们却反映,正是吉埠稀土矿复产之后,村里的水污染才变得严重起来。2011年之后,山上的稀土矿就停工了,但一直有人在山上偷偷摸摸地采矿。去年5、6月份,稀土矿突然复产了,然后村里的水一下子变得特别差,特别是下雨的时候,山上冲下来的稀土水白得跟米汤似的。张玉梅指着自家的鱼塘告诉中国证券报,去年她在鱼塘里投放了300块钱的鱼苗,但一场雨过后,鱼苗就全都死光了,她去山上理论,稀土矿才赔了她300块钱。

赣州融达投资咨询有限公司2013年为吉埠稀土矿出具的一份《采矿权评估报告》显示,矿山前期采用露天开采的池浸工艺组织生产,后来变更为堆浸工艺。选矿流程为:硫铵浸矿除杂液加碳铵获碳酸稀土灼烧稀土矿(混合稀土氧化物)产品。赣州市已于2007年10月开始取缔池浸和堆浸生产工艺,提倡原地浸矿生产工艺。根据新审查通过的开发利用方案,矿山现设计的开采工艺为提倡的原地浸矿生产工艺。该工艺是将母液直接注入地层,部分母液及矿液可能渗入至地下水中或流入地表水体中,将导致水体污染。

原地浸矿工艺往山体注入的母液主要是硫酸氨,通过硫酸氨将吸附的稀土离子置换出来。但在山体底板不是特别好的地区,原地浸矿的工艺将不可避免地造成母液渗入地下水,造成水体的污染。江西理工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吴一丁对中国证券报表示,稀土开采的工艺由池浸改为原地浸矿之后,表面上对生态环境的危害减小了,但是环境污染的风险却加大了,特别是对地下水的污染。

在吉埠稀土矿矿区走访过程中,中国证券报并没有发现相应的环保设施。整个矿区不同地势的山坡上遍布着十几个大小不一的浸矿水池,水池中的水或呈白色,或呈青色,或呈绿色,水池和水池之间则由引导水管相连。化学试剂遍布的工地上,工人们正忙着搅拌水池。中午时分,工人们纷纷走进工地上临时搭建的简易工棚里吃饭,当问起是否有环保设施时,工人们均一头雾水。

资料显示,在被称作稀土王国的赣州,累计查明离子型稀土资源储量92万吨,保有离子型稀土资源储量45.69万吨,在国内外同类型矿种中位居。但是,稀土的开采给赣州当地造成了巨大的环境污染。2012年年中,国家42个部委组成的联合调研组,在赣州6天调研后形成了一个环境报告。报告称,稀土开采污染遍布赣州的18个县(市、区),涉及废弃稀土矿山302个,遗留的尾矿1.91亿吨,被破坏的山林面积达97.34平方公里,仅残留1.9亿吨废渣的治理需要70年。

吴一丁曾于2012年参与了上述调研,他告诉中国证券报,直观的感受就是,植被的破坏没有那么严重,但是稀土矿开采对地下水的污染加剧了,我们看到山上流下来的水发白,对村民饮用水的影响,对鱼塘、稻田的影响都很大。

如此状况下,手握44本采矿证,作为赣州市内稀土资源整合平台的赣州稀土,其环境治理压力可想而知。

细算环保账盈利打问号

无论是传出绯闻的*ST昌九,还是败走重组委的威华股份,众多投资者对于赣州稀土的借壳重组可谓是趋之若鹜。究其原因,主要是他们深信赣州稀土价值存在低估,上市之后市值规模将会实现大幅增长。

包钢稀土的尾矿库中所含的稀土资源价值就达到5000亿元以上,包钢股份定增298亿元。赣州稀土独揽全国67张稀土采矿证的44张,其离子型稀土资源储量约占全国的40%,实际价值至少在1万亿元以上。因此,赣州稀土合理市值在600亿。一位威华股份的股民详细描述了自己投资的理由。

不过,稀土储量价值并不意味着可以获得相应的利润,尤其是在价格波动、环保投入增加等因素的影响下,依赖稀土资源的企业盈利能力并非投资者预期得那么好。

以赣州稀土的吉埠稀土矿为例光缆出售
,根据中介机构2012年出具的采矿权评估报告,该矿生产规模为稀土矿石量5.0万吨/年,年产92%的稀土精矿30.21吨,矿山服务年限3.21年,评估计算年限4.21年,总成本费用为129574.28元/吨精矿,经营成本为123808.19元/吨精矿,折现率为8%。该评估报告测算,在考虑到矿山环境治理和生态恢复、安全生产等费用之后,吉埠稀土矿正常年份年利润总额的只有67.54万元,扣除企业所得税后的净利润为50.66万元。照此计算,吉埠稀土矿的利润率只有10%左右。不过,这样的利润水平是在没有完全覆盖环保成本的情况下计算出来的。根据江西省矿山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管理办法相关规定,矿山每年用于环境治理和生态恢复的费用为29.77万元/年,折合每吨稀土精矿为4705.98元/吨稀土精矿。

事实上,吉埠稀土矿并非个例,赣州稀土需要投入污水治理、矿山修复等方面的费用将是惊人的。

据了解,赣州市在2011年开始以赣州稀土矿业为主体对境内矿山进行整合,由88个采矿权证整合为44个。目前仅一期整合的龙南、定南14个矿山通过环保部环评。一期整合项目投资额为13.66亿元,其中环保投资5.23亿元,占比为38.29%。赣州稀土矿业二期矿山整合项目环评公示资料显示,二期项目将宁都、安远等地的26座矿山将整合为15个,投资额为6.77亿元。仍在公示阶段的各矿山,尚未通过环保竣工验收。两期矿山整合项目合计投资额达20.43亿元,其中环保投资约占40%,逾8亿元。

实际上,8亿元环保投资只是上述两期矿山整治项目中的环保建设费用,并不包括污水治理、矿山修复等环保施设投资。若以每个矿山综合环保建设成本5000万-8000万元测算,两期项目整合后29个矿山共需环保投资达20亿元。这一数字还未包含下属分离厂等项目的环保建设投入成本。关于污水治理成本,赣州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较早前以已通过环评的一期项目龙南县足洞稀土矿为例说明:治理一吨废水需元,一天流出废水万吨,每天治污成本20多万元。

近40多年来,赣州累计开采稀土25万吨,占全国离子型稀土开采总量的70%。赣州地区的稀土附含在地表米的土壤中。从1969年探矿过程中发现稀土元素,直到2004年,一直采取池浸和堆浸的方式提取稀土。这样的方式被称为搬山运动,因为在稀土提取过程中,需要把山上植被地表风化土层去掉,然后将矿石放到池中或堆起,再加入碳酸氢铵等提取剂,把稀土分离出来。这一采矿方式对环境的主要影响是,矿石开采后被破坏的植被很难恢复,浸矿后堆积如山的矿渣很难处理。相关资料表明,利用池浸工艺开采稀土,每获得1吨混合稀土,就要破坏地表植被200平方米,剥离的地表土达300立方米,形成尾砂2000立方米,每年造成水土流失为1200万方。

不仅如此,过去一年中,稀土行业发生了巨大变化,稀土价格偏低,行业景气度已经大不如前。中国证券报数据统计发现,2014年前三季度,五矿稀土、北方稀土、广晟有色、盛和资源等稀土生产企业的业绩整体出现下滑,其中只有广晟有色扭亏为盈,实现了业绩正增长。数据显示,四家企业2014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合计4.31亿元,同比下降了69.58%;营业收入合计64.54亿元,同比下降了29.11%。

环境治理很缺钱借壳上市死循环

目前赣州稀土的准入还存在一些问题,在满足了环保等条件之后,随时都可以(放行)。在1月28日工信部主持召开的重点稀土省(区、市)和企业工作会议上,当被问及赣州稀土的准入是否有时间表时,工信部官员这样回答中国证券报。

而在当天下午的分组发言中,赣州稀土集团公司总经理钟鸣直言,恳请支持中国南方稀土集团所属企业完成环保核查和行业准入工作,保障稀土大集团组建工作的顺利实施;国家的稀土产业补助资金、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淘汰落后产能、关闭中小企业专项资金等资金补助,以及工信部在指令性生产计划指标下达方面,请予以倾斜,以促进中国南方稀土集团快速发展。

一张准入证,成了横亘在赣州稀土借壳上市道路上的巨大障碍。对于关联方资金占用和准入批准这两条证监会否决方案的原因,市场人士指出,关联方资金占用的问题,相对而言比较容易解决,只需对重组方案进行调整。而赣州稀土何时能够获得稀土行业准入批准没有时间表,工信部1月20日回复称,赣州稀土仍缺少环境保护设施竣工验收文件。

环保是赣州稀土取得准入批准的先决条件。在1月20日的回复中,工信部称:新的环保法第41条明确规定建设项目中防治污染的设施,应当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产使用;国务院第253号令《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第20至23条对环保设施竣工验收作了明确规定,由于其他相关法规中已对环保设施竣工验收作了详细要求,因此新的环保法不再重复规定。我们仍需严格执行《稀土行业准入条件》中环境保护方面的有关规定。

业内人士指出,赣州稀土拥有非常丰富的稀土矿产资源,目前拥有江西45本采矿证中的44本,但是由于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进行环境保护设施建设、土壤修复,达到三同时的要求难度大,因此这也成为了巨大的负担。

赣州稀土高管曾给中国证券报算了一笔账,除了环评设施的巨大开支之外,根据国家有关文件规定,目前赣州稀土矿业公司需要缴交的费用数额巨大,具体到采矿权价款、水土保持设施补偿费、环境治理和生态恢复保证金、土地复垦费用,总金额达23亿元,企业负担十分沉重。如没有及时缴交上述费用,稀土矿山整合后的44本新采矿权证无法到位,转型开采无法推广。

缺钱,这是我们急于推动借壳上市的重要原因。赣州市稀土产业的整治、整合,环境的整治,标准化矿山建设,完整产业链的打造,都需要巨额费用。赣州稀土集团一位高管在接受中国证券报采访时曾表示,光靠我们现在的生产经营模式、有限的融资渠道,是解决不了巨额费用的,必须寻找到的经营模式,寻找到一条有利筹集资金,解决稀土整治整合工作中所需巨额费用的途径。经过专家论证,只有向资本市场募集资金,才有效便捷,而借壳上市是途径。

但是,由于环保原因,赣州稀土拿不到工信部的稀土行业准入证,也就无法借壳上市融资,事情又回到了原点。现在赣州稀土的借壳上市陷入了死循环:借壳上市要通过证监会审核,就必须有工信部的准入批准,而要有准入批准,就必须达到环保要求,而要解决环保的巨大资金压力,赣州稀土就需要借壳上市融资,而借壳上市又必须拿到工信部的准入批准一稀土公司高管告诉中国证券报。

部分威华股份的投资者对中国证券报表示,稀土整合符合国家政策方向,也是工信部大力支持的,为什么又要以准入为由加以阻拦呢?对此,接近工信部的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上述投资者对此的理解有偏差,国家着力推进稀土整合,严格准入批准,正是为了保护生态环境和稀土资源,而不是反过来理解。

市场人士指出,重大资产重组方案未获证监会通过,并不意味着威华股份牵手赣州稀土的重组就此终结。A股市场不乏完善重组方案之后重新上会的案例,就威华股份的案例而言,未来重组前景将主要取决于赣州稀土取得稀土准入文件的时间周期。不过,考虑到满足三同时要求的难度,赣州稀土借壳威华股份的可能性已经不大。

我们现在要处理的问题很多,请原谅无空接受采访。方案未获通过后的第二天,赣州稀土董事长黄光惠婉言谢绝了中国证券报的采访。而在1月28日的稀土工作会议上,赣州稀土总经理钟鸣也只是告诉中国证券报公司正在对这次事件进行评估。一起参会的赣州市工信委官员也均是三缄其口。

保护资源环境整合任务紧迫

全国进行稀土产业整合,我们的目的不是控制稀土价格,而是保护资源、保护环境。在1月28日召开的重点稀土省(区、市)和企业工作会议上,工信部副部长苏波反复强调保护资源、保护环境。

环保重压之下,借壳上市进程的坎坷,令赣州稀土在整合市内稀土资源和冶炼分离企业方面面临的压力骤增。

以稀土冶炼企业的整合为例,目前,赣州市内通过环保核查的稀土冶炼企业共12家,除五矿、广东稀土、北方稀土3大集团所属7家分离企业外,拟纳入并购重组的目标企业有5家。赣州稀土集团先行全资收购或控股了龙南县万宝稀土分离有限公司和龙南县锴升有色金属有限公司2家企业,现已启动对江西明达功能材料有限公司、全南新资源有限公司、龙南龙钇重稀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家目标公司的尽职调查和资产评估工作。而经初步核算,要全面完成赣州市内稀土分离企业并购,总共需要资金约20亿元。

按照赣州稀土划定的时间表,赣州市内稀土企业的整合并购工作预计在2015年6月30日前全面完成,终形成由赣州稀土集团主导赣州市内稀土开采和冶炼分离的格局。时间如此紧迫之下,如果不能及时借壳上市融资,非但赣州稀土的整合进程将因此延缓,引发的连锁反应将使赣州稀土向下游产业链的拓展步伐大大放缓。

在1月28日会议上,赣州稀土方面表示,依靠赣州具有得天独厚的离子型稀土资源优势,赣州稀土集团作为赣州市内的稀土采矿权人,拥有全国离子型稀土50%以上的生产配额,产量居全国之首。但是,由于集团成立时间不长,成立初期主要精力在整合市内稀土资源和冶炼分离企业、规范赣州市内稀土行业开采秩序方面,集团在稀土深加工和应用方面投入较少,产业链条延伸不足,集团暂时呈现前重后轻的局面。

对于下游产业链和高端应用产业严重薄弱的中国稀土行业来说,延伸产业链,大力发展高端应用产业,也是工信部下一步着力推进的重点工作之一。工信部官员表示,有关部门通过财政资金、产业基金、上市融资等渠道,继续支持稀土高端应用产业发展;支持企业开展稀土战略研究,投资国家重点需求领域项目;引导金融企业和社会资金投资稀土高端技术研发和产业化项目。

但是,稀土出口配额管理和稀土出口关税取消后,国内稀土企业特别是赣州稀土面临的经营形势更加严峻。近日,国家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在例行发布会上表示,经过国务院批准,商务部决定从2015年1月1日开始取消稀土出口配额管理,并保留出口关税,直到2015年5月2日。这意味着,继取消稀土出口配额管理后,稀土出口关税将在5月3日之后取消。

工信部官员指出,由于历史原因,稀土行业低端无序竞争,供大于求,产品价格大起大落,严重损害了行业整体利益。我国取消稀土出口配额、关税等措施后,出口企业数量可能会增加,企业间为争夺市场份额,相互压价、恶意竞争有所抬头,规范市场秩序仍需要下很大工夫。

赣州稀土方面也表示,由于高额利润的驱使,稀土黑色产业链条依然存在,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体系内的企业会严格执行国家相关的产业政策,而体系外的企业由于无需缴纳相关税费,通过采购价格低廉的非法矿生产仍能保持一定的利润。特别是在打开国门、取消关税和出口配额之后,现有的市场不利形势进一步叠加放大,将对依法依规的稀土企业正常生产经营带来巨大的冲击。

面对紧迫的形势,业内人士指出,除了国家相关部门进一步加大打击稀土黑色产业链的力度之外,加快稀土行业的整合和资源的掌控力度尤为重要,特别是南方的中重稀土资源。北方的稀土资源一直由包钢所掌控,但南方的稀土资源一直比较分散,企业也多,所以整合的任务要更重一些。借壳上市对赣州稀土推进稀土资源的整合无疑是有好处的,目前六大稀土集团也只有赣州稀土没有上市。

总之,赣州稀土在国内稀土资源整合和资源掌控以及规范市场秩序方面,任务要更加繁重,情况也更为复杂。

(:中冶有色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