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论七月诗派:自己的灯塔“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7 16:20:13 编辑:笔名

论一个靠谱的媒人的重要性之所谓一表人才

有些时候,你可能无意中就被刷新了认知的下限。

2015年正月,年前有人介绍的,非要我看看,说是趁着在家,过几天都出门打工去了就没机会了。

介绍人是这样说的,他人很好,脾气很好,很好玩,是我们的开心果,一表人才,绝对拿得出手。

正月初四五的时候吧,说好了见个面。介绍人说要值班,给了我和B先生,让自己见面,说反正恋爱也是自己谈的,行不行也是自己说了算的。这话说的,没毛病!兼之,介绍人和我家的关系好,推拖不得,因而那就见面吧!

此时,温度还只有几度,冷刀子一般的北风直往人脸上招呼。怕冷一点的,不是猫在家里不出门,就是保暖亵服、羊毛衫、羽绒服、厚绒裤子,全副武装。我仗着年轻不太怕冷,只穿了普通的打底衫、羽绒服和中绒的裤子。

从镇上到市里,车程大约是两个半小时。说好了十点半左右在车站见面。

九点半,我接到,称他们已到了,问我什么时候能到?

我说,预计十点半到。

10几分钟后,第二通来了。B先生问,快到了没有?什么时候到?

我说,预计十点半到。

再十来分钟,第三通。B先生问,到哪里了?快到了没有?还要多久?什么时候到?

我说,我这趟车是8点钟发车的,到市里要两个半小时,预计十点半到。

B先生:能不能快点?我们到了好长时间了。

我说,我这是公共交通。

B先生说:你快点儿!,就挂了。

我看看时间,10点过几分钟,一时哭笑不得。

再后来,基本上每10分钟左右一通,除问到哪儿了,就是让我快点儿。

十点半过几分钟,终究出了站。

在汽车站的售票厅门口,我见到了他们,是的,他们。

两兄弟,带着一个小姑娘。B先生说,另外一个是他弟弟和小侄女儿。

售票厅门口风特别大,就觉得特别的冷。

站着聊了两三分钟,B先生说:我们找个地方坐一下吧。

我说:那你们看这附近哪里有地方。我毕业后一直在外面工作,市里我不熟。

B先生说:我们也不熟,你看你想到哪里去。

我说:我真不熟。

B先生说:我也不熟,也不知道该去哪儿。

因而继续站在售票厅门口。

又过了几分钟,B先生又说:我们找个地方坐一下吧。前一次的对话又重复了一遍,最后仍然在售票厅门口站着继续尬聊。

大约彼此陌生吧,不过几分钟后,再次冷场。我装作看了一下时间,说我还赶时间,进了候车室。

过了几天,和老妈闲谈。老妈问究竟如何?

我说,找不到共同话题,而且比我还矮、还胖,就站在车站门口说了几句话,人家根本也没意向。

老妈问:不是说一表人才么?

那我就不知道。他们两弟兄一起,这个人说他就是。这个比我还矮,身高绝对不超过一米六,比我还胖些。另外一个倒是人材还不错。

很久以后,我听说,B先生回去跟媒人说不同意,缘由是我化装,涂了口红。

且不说我没化装,只是用了润唇膏而已。即便是画了妆,难道不正常么?当然了,这些事情都已不再重要了。

吃什么可以止泻
大脑血管堵塞
通心络胶囊组成及功效
更年期怎么调理助睡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