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诛天凌九重 第九十六章 因为这些人

发布时间:2020-01-18 13:48:11 编辑:笔名

诛天凌九重 第九十六章 因为这些人

肾人堂二楼,任图影在床榻上盘膝入定。

接着在一片安静中,他整个身子离奇的消失不见,就仿若从未出现过一般。

开天空间,任图影满脸快意的仰头看着那些绿意更深的精纯药力,随便伸手一招,掌心便是一团浓郁绿气,让人感到格外舒适,一丝丝生命力在不断的往自己身体里流淌,而之所以能有现在这种效果也是因为这一次出去断神朱天灭所吸收的药力已经更深一步的接近于本源药力。

一如断神朱天灭所言,如今的开天空间还未彻底完成,只处于完成的过程当中,只要外界吸收而来的精纯药力达到可以进化成本源药力的程度本源药力就会形成,如此才可谓是开天空间大成,同时也是开天功的第一层到了圆满之期。

心中虽然忍不住幻想开天空间大成后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好处,但任图影也深知眼下最要紧的还是接受这一次从外界吸收而来的精纯药力的反馈,向断神朱天灭打了一声招呼后,当下就又退出了开天空间。

片刻之后,任图影丹田的胀痛感渐渐传来,同时他也能清晰感觉到无人境六阶的修为在逐步高升。

这就好像是一个大瓶子里边在被不断的注水的过程,当水注满了瓶子,溢出瓶口,则又会继续注入下一个更大一分的瓶子——无人境七阶。

不过令任图影比较郁闷的是,这些反馈的能量还不足矣让他直接突破六阶达到七阶。

饶是如此,对他而言这种速度也是超乎了他的想象,想前世的修炼那都是一口一点灵气吸出来的,而像这种吸收一些药材就能得到一点反馈能量的天大好事那完全就是不可遇更不可求的。

一夜时间恍惚而过,待到翌日清晨,任图影从修炼状态中恢复过来,发现浑身布满一层污泥般的杂质,还夹杂着丝丝难闻的汗臭,本先一头飘逸的黑发像是被抹了猪油一般,变成了一筒一筒的,完全就飘逸不起来。

这副邋遢样任图影自然是忍受不了,下床活动了一下筋骨,迫不及待的就跑到院子中的井口旁打水洗澡。

而这货也端的是不知羞耻,心想现在都没人,索性就脱了个精光,悠哉的搓起了澡,甚至口里还哼起了小调。

却不知这一幕正被二楼刚起床的冷若曦给无意看到……

“这个流氓……真是不害臊!”

……

今天的梦舞学院可端的是热闹非凡,比起逢年过节竟都犹有过之,两排由武院学员组成的队伍整齐一致的站在大门两侧,一张掺和了金丝的红地毯一直从学院大广场上的舞台阶梯处铺到街头,看上去极其奢华。

而由于今天是两国学院的交流大会,因此普通老百姓都被严令禁制出行在梦舞学院附近,平常小贩群集的街道两旁也是被清理的干干净净,用纤尘不染来形容似乎也不为过。

这一天,酒楼打了烊、青楼关了门、赌坊上了封条、商人百姓禁了足、街上流浪汉全部被强行拖到了老远的地方,平常出行在各种场合大吃大喝的官员们也消失了、也规矩多了、会自己走路而不用马车和侍女搀扶了、目光和神色也变得正经多了,甚至连那些经常凶神恶煞的带刀巡城士兵也不再那么霸道蛮横了……

整条大街上,彰显出一片和谐安宁、干净整洁,一时间完全就成了百姓们心中向往的那个文明和谐社会。

任图影和敖特慢并肩行走在街上,看着街道四周的景象心中也是一番感慨,要是那些官爷们能把每一天的梦舞帝国都治理成这样,那才是真正的让人心服口服。

时过须臾。

梦舞学院,大舞台上,随着女司仪的话音落下,接着就是各方名士陆续上台致词,一直到这个过场走完后才开始了这一届交流大会的主题。

任莉莉带领着天字一号班四十二位学员在台下特定的座位区,一片嘈杂中,她忽然低声向任图影说道:“图图,此前我特意在院长那里调换了上台顺序,如你所愿,待会儿第一场乃是文化交流,第二场便是武道交流。武道交流梦舞学院这边将由你第一个上台,正常情况下,你要连续赢上四次那边才会轮到彩剑上台。”

这时敖特慢说道:“虽然我不太赞成你这种疯狂的做法,不过还是一路挺你到底,那个彩剑一看就是个禽兽,看着敖爷都不爽,要是可以的话我倒想上去亲自教训教训他。”随后又嘀咕道:“但我就是担心你的右手,现在连撸都撸不动了,居然还要上去比武,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的话就换我去。”

闻言任莉莉“啪”的一下拍在敖特慢脑袋上:“小胖子,就你废话多!”

任图影扬嘴一笑,随后一双眸子就变得阴鸷起来,望着在玄宏阵营那边的彩剑,杀意悄然涌动。

杀一个想杀的人,对任图影而言就是要光明正大的杀、不计后果的杀!

这才是他想要的疯狂。

关于这点,前世如此,今世依旧。

片刻之后,只听“轰隆”一声震响,绚丽的烟花在空中绽放开来,全场顿时成了一片欢呼的海洋。

之后,两国学院文化的交流不外就是一些文人比较谁肚子里的墨水多,然后自以为带点深意或者意境哲理的编造出一些诗词来供人赏析,对此任图影自然是没兴趣去在意。

敖特慢看了一会儿,就好笑道:“这些傻不啦叽的文人,战斗力为零的渣渣,经常就是古人古风什么的挂在嘴边,造出的一些诗词皆是前言不搭后语。居然还搞些罕见的词语在里边,我想只怕连他自己都搞不懂是什么意思,偏偏还自以为很有意境或者很有含义,实际上就是些傻货罢了。”

任图影笑了笑:“你这话却是不能一概而论,要知道这是一种文化传统,许多古人说的话和写的诗确实是博大精深,其中蕴含了无穷的奥妙和意境,这一点,是没法诟病的。”他顿了顿,又道:“不过也诚然如你所言,这些二吊子狗屁不懂,偏偏一天还古人古风的挂在嘴边。而且他还不怕你哭,觉得自己就是个大文人,动不动就是什么乎什么也的,搞不好就是几句扯淡诗念出来忽悠那些蠢货,甚至还强行把自个儿往那种意境里面塞,这真不啻是脑残所为。”

敖特慢哈哈大笑:“不错!要是叫这些弱不禁风、自诩君子道德圣洁高上的假娘们儿上战场去为帝国打仗、保护百姓,只怕是跑的比狗都要快,而且说不定还会卖国呢!”

任图影目光一凝:“也正是因为这些所谓的学院培养出了这种腐儒朝廷才会腐败!那种敢于用笔诛天下、用字屠奸邪、舍生取义的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文人!而这些人,说白了不过是在作秀而已,说他们是猪,还是侮辱了猪这种可爱憨厚的生灵。”

一旁的任莉莉这时开口说道:“梦舞帝国一代一代的下来,教育后代的教育方式已经形成了一种固定的模式,因此这个帝国自上上代皇帝开始就一直强大不起来。”

她继续说道:“所谓学院,就是将特定的思想强行灌输给学员,然后逼着他们去执行、去遵守,彻底封杀一个人本身该有的天赋,将其培养出一身的奴性,如此一来,到最后从学院里走出来的便是那些特权阶级的奴才。”

“而正是因为有了这些自我思想被剥夺的奴才的衬托,所以那些特权阶级们才会愈加猖狂。让大部分人们唤不醒自我,这不可谓不是帝国的一种政治需求,因为只有这样帝国官场才能长期的维持下去。”任莉莉宛转蛾眉:“当然,这对我们而言也是扯的有些远了……接下来就看图图你的了。”

她意味深长的扬起嘴角:“其实我也很想看看这个世俗界被重新洗牌后的模样。”

……(未完待续。)

四川郫县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江航运总医院怎么样
云南最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六盘水癫痫病哪里好
治疗牛皮癣医院西宁哪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