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秀丽江山之长歌行分集剧情介绍4150集

发布时间:2019-06-06 14:55:57 编辑:笔名
小儿高烧40度有危险吗
小儿高烧40度有危险吗
孩子发烧手脚冰凉是什么原因

下面是秀丽江山之长歌行分集剧情介绍(集),接下来一起看看以下相关介绍吧,希望能够对大家有所帮助!

第41集 轮番说客动之以情 丽华回归被封贵人

公元25年,建武元年10月,刘秀夺取洛阳,驾幸南宫却非殿,定都洛阳。江山在手,心中的那个人却不在身边,刘秀显得怅然若失。

郭珊彤带着皇子刘强进了洛阳,但却被刘秀安顿在了嘉德殿,而非皇后居住的长秋殿。郭珊彤猜测刘秀想把皇后的位置留给阴丽华,城府极深的郭氏要她以退为进,主动让刘秀把丽华接回来。刘秀当即表示他已经拜托二姐夫邓晨和护军朱佑去接大姐刘黄、三妹刘伯姬以及丽华回洛阳。郭珊彤闻言心里一沉,但还是佯装大度地笑了。

邓晨和朱佑带着刘黄和刘伯姬一起到阴府劝丽华回去,阴识摆了宴席招呼他们,宴席之上,丽华以腿疾复发为由拒绝回到刘秀身边。事后,邓晨、朱佑和刘伯姬先后找了丽华谈心。邓晨一句他不仅是你的夫君,更是你的亲人。让丽华为之动容;朱佑讲明了刘秀的被动、对她的思念和执着,希望丽华为了刘秀也为了大家,回到洛阳;已为人妻的刘伯姬明白了爱的真谛,理解了丽华一直以来的苦心,叩首伏地向她道歉,恳求她的原谅。丽华因刘伯姬的理解而欣慰,但她反问刘伯姬是否能接受李通纳妾。没想到,一向心高气傲的刘家小妹,竟然言明只要是她爱他,一切都无所谓。

权衡再三,丽华还是决定回洛阳见刘秀一面,她拒绝阴兴、琥珀甚至是冯异的搀扶,硬是自己一个人步履蹒跚地走上了却非殿。郭珊彤已经再度有孕,她站在一旁,看着丽华坚毅的脸庞,忍不住扶紧了自己的肚子。

朝堂之上,丽华和郭珊彤都被册封为贵人。丽华虽然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但真正尝到贬妻为妾的滋味时,她还是觉得心如刀割。事后,她本想立刻离开洛阳,却还是被刘秀留了下来。刘秀承诺一定不会辜负丽华,毕竟,娶郭珊彤入门,本来就并非他所愿。

郭珊彤背后有着真定王刘扬以及河北的整个宗室权贵,刘秀无法视而不见,直接册封丽华为皇后,他只好折中,先将两个人一起封为贵人,暂缓立后一事,等待适当的时机再封丽华为后。好不容易等到丽华回到自己的身边,刘秀很害怕再次失去她,所以一直守在她的床边,寸步不离。面对柔情万千的他,丽华终究是狠不下心,也算是默认会留在他的身边。

恰逢宫中备起驱恶辟邪的傩舞,刘秀带着丽华出席,席间,郭珊彤与丽华次正面交锋。郭珊彤的兄长郭康适时带着侄子刘强出现,让丽华十分难堪。与丽华相熟的马武等将领则热情地招呼她,这是郭珊彤无法拥有的。这一局,两个人不相上下。可这样步步为营的日子,让丽华深感疲惫,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应该让自己的下半辈子过上这样的生活。

第42集 刘秀用计留住丽华 天下初定四方动荡

自从阴丽华回到洛阳,刘秀每日与她寸步不离,深怕她离自己而去。而他对丽华的无微不至,让郭珊彤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嫉妒之心。她要的不仅仅是刘秀身旁的后位,还是刘秀这个丈夫的心。

丽华仍然没有完全打消离开的念头,她知道,现在天下未定,刘秀仍在与四面为敌,如果刘秀立她为后,就会失去河北诸将的拥护。这不是丽华想看到的,而且,她不愿与郭珊彤共侍一夫,她有自己的骄傲和尊严。所以,丽华下定决心离开刘秀。刘秀托丁柔当说客,丁柔却也是无功而返。

刘秀十分害怕就这么失去丽华,他以两句诗劝说丽华,希望她能改变主意。在刘秀苦难的时候,丽华生死相随,如今刘秀成了一国天子,丽华却要离他而去了。刘秀不肯接受这样的事实,他已经决定,不管如何都要留住丽华,哪怕是违背她的意志。

建武二年正月十七,刘秀下旨分封诸将共二十人,其中梁侯邓禹、广平侯马汉为重,阴识也被封为阴乡候,唯独刘扬不受封赏。事后,阴识到丽华所在的西宫看望她,恰逢刘秀也来找丽华。一向自命清高的阴识一反常态,对刘秀毕恭毕敬,俯首称臣,并拒绝受封。刘秀相劝不成,只能应允了他。接着,刘秀选择先行离开,给阴识和丽华兄妹相聚的机会。

丽华询问阴识他改变态度的缘由,阴识语重心长地告诉她,外戚之家,理应如此,毕竟,刘秀已经不再是当初一无所有的凡夫俗子,如果他还用原来的态度对待刘秀,恐怕会遭来杀身之祸。原来,真定王刘扬已经有了谋反之心,阴识知道,以刘秀的聪明才智,绝不会让自己枕畔卧虎。他也担心,刘扬的今日,就是阴家的明天。

作为大哥,阴识愿意保护丽华一辈子,但是他知道,丽华现在应该依靠的不是他这个大哥,而是刘秀。他表示,既然丽华当初选择了胸怀大志的刘秀,就应该承担得起现在的一切。刘希正在为了丽华能戴上后冠而努力着,但丽华真的不希望他为了自己输了天下。

就在丽华决定离开时,她看到了刘秀正在批阅的奏折,邓禹决策失误,让西征军遭遇巨大危机;渔阳的彭宠蠢蠢欲动,河北的刘扬也有了谋反之心。现在的刘秀,几乎可以说是四面楚歌。丽华再次留了下来,她不知道,刘秀就是故意让她看到奏折,为了让她留下来,刘秀顾不得其他了。

之后,刘秀派耿纯前往河北安抚刘扬,丽华派了尉迟骏随其前往,一面保护耿纯,一面收集真定王的消息。结果,刘扬多次称病不见,尉迟骏调查到,他已经暗中与附近绵曼县的人勾结,随时准备谋反。在多次拒见之后,刘扬终于接见了耿纯和尉迟骏。没想到,一言不合之下,耿纯和尉迟骏冲动地杀了刘扬,一时间,河北诸将哗然,纷纷斥责刘秀诛戮功臣。

第43集 胭脂阴谋设计旧主 丽华刘秀难回过去

刘扬被杀,河北众将一片哗然,都说刘秀打压诛戮功臣,刘秀称自己早已做好真定王伏诛后的一切安排,孰料耿纯提前将此事触发,眼下只能再做商议。

过母大骂刘秀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杀了她哥哥就是为了让阴丽华登上后位,她吩咐儿子过康前去联系河北权贵和守旧大臣,给刘秀施压,过康则劝母亲如今的形势不宜冲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后位也不宜操之过急。

胭脂边洗刷马桶边骂阴丽华这个毒妇,正被路过的过康听到,过康对胭脂起了兴趣,他把胭脂带到过家让她讲讲和阴丽华之间的渊源,只要她讲的故事让他感兴趣,那么自己就是替她赎身的金主。胭脂误会当日阴丽华让她去给邓婵找水只是想甩掉她更便于她轻车逃走,以致于害得自己失身于一群禽兽不如的东西。

刘秀为安抚河北人心封刘扬之子为真定王,耿纯为避非议自请任东郡太守,选择离开洛阳这个权力中心。阴丽华让阴兴代为安排,自己要为耿纯践行。她始终担心过家会对耿纯不利,让阴兴亲自保护耿纯到东郡去。

真定王一事告一段落,阴丽华再次向刘秀提出离开,冯异来报邓禹率领西征军遭遇大败情况告危。

过康和母亲商量决定利用胭脂对付阴丽华,过母要把胭脂送进宫里,但不能和过家扯上半点关系。过康安排胭脂半路截了阴丽华的马车造成偶遇,阴丽华能看到胭脂完好无损地站在自己面前自是非常高兴,于是顺理成章将她带到宫里,刘秀想着胭脂原本就是丽华的婢女于是让她留在宫里继续服侍丽华。

阴丽华得知刘秀将刘縯的长子和次子接到了宁平公主刘伯姬府中居住,她立即让人备车前往宁平公主府探望两个侄子。刘秀下朝后来看丽华得知她外出于是决定继续等候,居心不良的胭脂哄刘秀喝下丽华少时喝的酒,胭脂又趁机将过珊彤母亲交给她的迷香倒入灯台,不多时刘秀就觉得困乏得不行趴倒在桌上。翌日阴丽华回到宫中却看到胭脂衣衫零乱地从内冲出,称陛下昨夜酒醉将自己错认成了丽华,她实在是挣扎不开阴丽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接受不了现实,她告诉刘秀他们已经回不去了,她拔出兵士的佩剑对准刘秀的喉头,刘秀让丽华要是不相信他那么尽可以杀了他,丽华杀不下手转而横剑欲自刎,逼刘秀后退,丽华飞奔离开。

回到却非殿等着刘秀的依然是一连串的坏消息,西线邓禹失利,被赤眉军所困;北边渔阳彭宠叛乱;东边刘永濮阳五校军作乱危及洛阳。

过母告诉女儿阴丽华现在走了,她的机会来了,她应该赶快去稳住刘秀。至于许胭脂不足为惧,她定不敢出卖她们,因为一旦刘秀知道真相先死的还是她自己。

刘秀欲御驾亲征平定五校军之乱,河北众臣趁机再次提出立后立太子一事,刘秀出于无奈只得封过珊彤为皇后,册立刘强为太子。阴兴提出辞官回乡,刘秀准他回乡但辞官不行,并称自己即将御驾亲征暂时无暇去找丽华,但请阴家代为转告,无论丽华走到天涯海角,他也会把她找回来。

第44集 未婚妻遭杀邓奉反叛 许胭脂怀孕被封美人

阴丽华来到淯阳暂时住在邓奉处,阴家虽然收到邓奉的来信知道了丽华的下落,母亲仍然放不下心,阴兴对母亲说朝堂之上依然一切如常,刘秀对外宣称阴贵人性情温和宽厚,以膝下无子为由将后位让给了过珊彤,阴兴猜刘秀此举一定是还在等着姐姐回去。

邓奉得知董訢就在南阳附近流窜,还纠结了不少流寇,他想练一支自己的队伍以求自保,为了让阴丽华散心,于是求阴丽华帮着他一起练兵。

琥珀得知丽华在淯阳落脚也想赶过去服侍左右,阴兴则拉着她不让走,说是姐姐到哪儿也不会缺人侍奉,倒是他们该想想自己的事了。阴夫人自然将两人的心意看在眼里,她语重心长地对阴兴说如果想让琥珀侍奉他,那么现在该做的就是先娶一门亲,再让琥珀作为妾服侍他。阴兴着急,他从没把琥珀当成奴婢看待,也不想委屈了琥珀,阴夫人嗔怪这个儿子怎么跟他姐姐一般说不通道理。

刘秀亲征获胜,但西线再次告急,又接战报称南阳董訢起兵叛乱,急需派兵镇压,吴汉主动请缨前往南阳平叛,刘秀叮嘱一定要速战速决,他自己则亲自率兵增援西线。

邓奉要带阴丽华去淯阳城外的李家村走走,顺便介绍一个人给她认识。原来奉儿定亲了,对象就是李家村人,他要带丽华去看看姑娘。没想到行至半路得到消息前方汉军过境烧杀掳掠,邓奉和阴丽华急急驱马赶到李家村只见尸横遍野,邓奉的未婚妻子李念死于非命,其父怒道朝廷派吴汉前来剿匪,说什么南阳暴民难服,宛城是打下来了,他却放纵手下在南阳烧杀掳掠,李父怪邓奉平时教自己女儿习武强出头,念儿就是为了救村里的女子而被汉军杀死的。邓奉被仇恨烧红了眼,他大吼着要杀了吴汉为念儿报仇。

得知淯阳因吴汉所为大乱,阴家派琥珀前来保护丽华。丽华在李家村晕倒后醒来被告知邓奉集结了邓家的子弟门客还有周围南阳的守军将士数千人马去了吴汉军营拼命,丽华深知反叛的严重性要去拦着邓奉,但琥珀告诉她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阴丽华整整晕倒了两天。

邓奉打败吴汉后深受南阳百姓拥护,南阳周围的反叛势力延岑、董訢、秦丰都已经加入了他,声势如日中天,吴汉则受伤了逃去和盖延会合,刘秀大怒后悔派吴汉去南阳平叛,他下令即刻让贾复就近调兵尽快解决南阳之乱,切记手段宜柔不宜刚。

听说邓家反了,兴的就是过家,过珊彤母亲冷笑着说邓阴两家是姻亲,看如今阴家如何撇清自己。过康则担心的是万一阴家为了将功补过又将阴丽华送回宫来就不好办了。正在此时宫女传来许胭脂有喜的消息,过珊彤令宫女让太医开药把孽种打掉,过康则认为不急,万一刘秀对阴丽华念念不忘再把她接进宫来,许胭脂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就可以派上用场。

胭脂指名要见过康,她对过康说自己那天晚上根本没有和陛下同房,她肚子里的龙嗣是过康的,她说自过康为她赎身那天起她就认定自己是过康的人。他们的对话被缨络全数转告过珊彤,过氏母女商量后决定让刘秀册封胭脂为许美人,若有一天阴丽华回宫,过珊彤也可以多一个帮手,同时她的侄儿也可以衣食无忧了。

第45集 邓奉性命难保 丽华倾囊相救

邓奉和董䜣在南阳造反,西线的邓禹心系南阳的战况,竟激进地大开城门与赤眉军大战,他一心求胜,却导致汉军大败。西线全面溃败,长安被赤眉军占领,邓禹再度攻城却又遭惨败,他只好退到云阳,扎营等候刘秀的命令。刘秀就近调了冯异去洛阳接手西征大军,让邓奉带着残余的部将回洛阳复命。可是,邓禹跪求冯异再让他打一次,他必须活着回去,才能保住邓奉的命。冯异心软答应了他,没想到邓禹给的答复却是全军覆没,请辞回乡。

此时距离邓奉起兵已过了大半年,他与南阳董䜣联手要攻下易守难攻的宛城,可却久攻不下,邓家子弟兵死伤无数。阴丽华一直陪在他身边,不放弃对他的劝说,只希望他能迷途知返。刘秀已经亲自前往西线和冯异会合,他派了岑彭、耿弇、朱佑和王常来了南阳平乱。当年就是岑彭将刘伯升的舂陵军打得落花流水,丽华深知岑彭并不好对付,她又一次力劝邓奉放弃攻打宛城。

,邓奉决定退守淯阳,但他知道,他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丽华连夜赶到汉军军营找朱佑,希望能够阻止他与邓奉开战。可是,岑彭和耿弇都是恪守军纪的刺头,根本不讲人情。偏偏这个时候,邓奉又带兵偷袭,毫无防备的汉军只能迅速撤离,朱佑被五花大绑,还被押到了邓奉和丽华面前。

看见丽华也在汉军军营,邓奉大失所望,误以为她出卖了自己,差人强行将她送回了新野。丽华走后,邓奉给朱佑松绑,放他离开。原来,邓奉并没有怀疑丽华,他只是不希望丽华夹在他和刘秀之间左右为难。朱佑也是南阳人,他理解邓奉的感受,所以,他自愿留在淯阳给邓奉当人质。

建武四年初,冯异率领汉军与赤眉几次交战,各有胜负。建武帝刘秀御驾亲征,于宜阳布控,赤眉军久战无力,派了刘恭向刘秀投降。是年二月,赤眉军正式归降,刘秀顺利收复了关中。

南阳之战旷日持久,战乱至今未平,刘秀决定南征淯阳。邓奉十分清楚,他并不是刘秀的对手,也知道在这场战役中,他越走越远,已然与他初所想的相去甚远。为了保住南阳的父老乡亲,邓奉决定投降。但他遣散了手下的所有子弟门客,独自一人去军营中请降。

刘秀不想见到的局面终还是出现了,岑彭、耿弇为首的大将军纷纷要求他处决邓奉,为无辜的将士讨回公道。岑彭甚至声称,只要刘秀修改法令叛乱者无需处死,可从轻处理,他便无话可说,丽华赶到军营中替邓奉求情,痛陈吴汉之罪,为邓奉和南阳百姓抱不平。可是,如果留下邓奉的性命,刘秀难平众怒,他好不容易平定下来的这个天下又会四分五裂。逼不得已之下,刘秀只能下令于第二日处决邓奉。

丽华无法眼睁睁看着邓奉被处死,她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救他。行刑前一天的晚上,丽华在朱佑的帮助下,以陛下召见为由把邓奉带走。辞官后就回到新野与丽华相聚的邓禹也在营救之列,他到刘秀的帐前拖延住了刘秀,给丽华和邓奉争取了时间。刘秀已经看见邓奉被带走,他虽然气恼,但却没有阻止。

第46集 邓奉自尽保全亲人 丽华决心回洛阳

阴丽华带着邓奉出逃,可她的白马在半路就支撑不住了,致使她从马上跌落。她希望邓奉能赶紧逃走,邓奉却拒绝了她的好意,他觉得一人做事一人当,不应该连累他的家人。丽华一时间感慨万千,不经意间发现,这里竟然就是邓婵表姐去世的地方,旁边那块无主碑就是她亲手立的。

经历了这些事情,邓奉成长了不少,不再只是那个冲动莽撞的少年郎。他告诉丽华,是他错了,是他把更多无辜的战士和乡亲卷入了战乱之中。很快,耿弇和岑彭带兵赶到,要捉拿邓奉。丽华拔剑挡在邓奉身前,不让士兵靠近,远处的刘秀也策马而来。就在这个时候,丽华身后的邓奉选择了以匕首自尽,动手前他深深地看了一眼丽华,为她自始至终的维护而感动不已。

丽华深受打击,抱着邓奉嚎啕大哭。邓奉在临终前劝说丽华原谅刘秀,可是,丽华的心已经千疮百孔,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恢复呢。之后,丽华将邓婵和邓奉的尸首一起迁回了邓家祖坟,实现了当初许下的带邓婵回家的诺言。刘秀想请求丽华原谅,丽华却只是冷漠地表示他并无罪,不需要自己的原谅。

帝王的英明之举让刘秀再次伤害了丽华,她甚至不愿意见刘秀一面,因为她无话可说,她不能责怪刘秀,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在他的怀中痛哭。刘秀执意住在阴家,想求得丽华的原谅,想得回那个与他心心相印的丽华的心。为了表示诚意,他亲手折了上百只草鸢,挂在丽华的房门前,想告诉丽华,如果没有她,自己无法展翅高飞。

为此,刘秀的手满是伤痕。可是,丽华虽然细心地替他上药,但却仍然表达了告别之意。刘秀多么希望丽华能与他一起面对未来的风风雨雨,让他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阴母以妇人的眼光劝丽华不要轻易放弃与刘秀的夫妻之情,阴识则告诉丽华,不要惧怕宫闱之争,那些争权夺利的小人,并不能击垮她,她应该替那些牺牲了的亲人故旧,达成所愿。

阴识的一番话让丽华幡然醒悟,她终于下定决心随刘秀回洛阳,从今以后,她不仅是刘秀的阴贵人,还是他的战友。临行前,她向阴识提出解散阴家影士,避免再因宗族势力过大而引起猜忌。阴识答应会妥善处理,并派琥珀随她回洛阳,保护她周全。

刘秀亲自到邓禹府中,请他回洛阳助自己一臂之力,他在邓禹面前自称我,而非朕,让邓禹又想起了当初誓死追随的诺言,他答应了刘秀的请求,跟着他们一起回到了洛阳。

各个朝臣在却非殿恭迎刘秀回朝,郭珊彤也以皇后的身份带着许美人出现。丽华按礼拜见郭珊彤,郭珊彤却刻意提醒她许胭脂的存在,假装忘了丽华还跪在地上。刘秀出声提醒,郭珊彤才假意要扶起她,又在丽华搭着她的手要起身时,故意把手收回。幸好刘秀及时扶住了丽华,丽华才不至于扑倒在地

第47集 宫闱之斗步步为营 丽华有孕险遭算计

在却非殿上,郭珊彤有意给阴丽华一个下马威,不过,马武和王霸带头拥护丽华,让郭珊彤占不得半点便宜。

有了丽华的陪伴,刘秀不再那么孤单,他每天下朝之后,都到西宫的云台殿与丽华做伴。有了许胭脂的前车之鉴,刘秀害怕丽华再受伤害,所以,这次丽华回宫之后,刘秀对郭家仍然是一如既往的厚待。可是,郭珊彤的嫉妒之心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平复。为了地保住郭家和他们母子的地位,她必须除掉丽华。

不过,丽华深受刘秀宠爱,并不是郭珊彤和郭家轻易动得了的。为此,郭氏决定从丽华的身边人下手。首当其冲的就是丽华的贴身侍婢琥珀,郭康本就垂涎于琥珀的灵气动人,立刻自告奋勇拿了琥珀项链去讨好琥珀。琥珀不卑不亢地拒绝了他,并明确表示已经心有所属。

一计不成,郭氏又生一计。她暗中派人在坊间散布谣言,称邓禹和丽华有私情。这个谣言不仅会离间刘秀与丽华之间的夫妻关系,还会动摇朝中各个政治党派的势力,可说是一石二鸟,足见郭氏用心之险恶。刘秀对邓禹和丽华都是信任至极,当然不会轻易怀疑他们,他已经做好了禁言并彻查此事的准备。

这时,邓禹突然求见刘秀,他此次前来,不是为了让刘秀还他清白,而是要请刘秀赐婚的,他已经在李通和邓晨的帮助下与李通的表妹李月珑订下了亲事。面对谣言,的办法是疏导而非硬堵,现在,只需要刘秀金口赐婚,邓禹与丽华的私通谣言就会不攻自破。其实,邓禹从来没见过李月珑,但他只能这么做,因为,他曾对丽华许诺倾禹所有,如君所愿,他不能让丽华受到伤害,也不能辜负刘秀对他的赏识和重用。

很快,刘秀下旨赐婚,又一次击垮了郭氏的阴谋。朱佑也已经查清楚谣言是郭家所为,只是,刘秀决定再忍他们一次。于是,他特地到长秋殿,一语双关地警告郭珊彤莫再动丽华。

郭珊彤害怕激怒刘秀,却又不想放过丽华。郭氏再次献计,许胭脂临盆在即,只要郭珊彤在孩子生下来之后,出面以皇后的名义将孩子送到丽华处由她抚养,可显示大度,又可加深许胭脂与丽华之间的芥蒂。郭珊彤一一照做,硬是将许胭脂的皇子英二交给了丽华。

同时,丽华被诊有孕,乐坏了刘秀,气煞了郭珊彤和郭氏。由于西宫戒备森严,他们无从下手,便动用了许胭脂,让许胭脂跑到西宫大吵大闹地抢回了皇子。丽华见许胭脂情绪激动,担心孩子受伤,便一路追了出来。恰巧许胭脂一时不慎摔倒,孩子从她手中飞出,丽华不顾一切地接住了孩子,却犯了腿疾,还动了胎气。

第48集 朝堂之争难以平复 妒妇皇后屡造事端

阴识得知阴丽华有孕后,喜出望外,派了阴兴来洛阳看望丽华,恰好看到丽华与许胭脂争执的一幕。他赶紧和琥珀将丽华送回宫中,所幸,丽华只是犯了腿疾,腹中胎儿并无大碍。刘秀本想问罪许胭脂,丽华却阻止了他,希望他能把孩子还给胭脂,并放过她,就当替自己弥补了当年让她置身于虎狼之地的愧疚了。

一旁的阴兴提醒刘秀,胭脂闯入西宫如入无人之境,甚至没有受到羽林军的阻拦,恐怕是早就安排了的,刘秀意识到又是郭家所为。适逢祭祖,刘秀便带着丽华随行。他们回到家乡蔡阳,与刘氏宗亲同坐一桌,想起了昔日与刘伯升共谋大业时的情景,不禁满心感慨。

丽华有孕在身,又有腿疾,刘秀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祭祖之后,刘秀又带着丽华外出征战,为的就是避免她再在宫中遭人迫害。建武四年,丽华在军帐内生下了她和刘秀的个孩子,皇子刘阳。

经过近两年的血战,刘秀亲征,重挫一众中原强敌。邓禹率军出征征讨延岑乱军,大败敌军。在刘秀的运筹帷幄与知人善任下,吴汉、马武、耿弇等将领东南北各路割据势力击破,统一中原的目标近在眼前。

不管是祭祖,还是出征,甚至是接待外使,刘秀都带着丽华。身为皇后的郭珊彤满心怨恨,却不知如何对丽华下手。而且,继刘阳之后,丽华又一次有了身孕。郭氏决定从丽华背后的势力下手,这次她的目标是任关中三辅的冯异。在她的有意安排下,朝堂上开始有人构陷冯异,直指他拥兵自重,意图谋反。

丽华气得在宫里大发脾气,无法忍受那些人对冯异的诬陷。刘秀自然也是相信冯异的忠心的,为此,他和丽华趁任光班师回朝之际,设宴款待诸位将领。宴席之上,丽华换回护军装扮,让大家回忆起在河北时那段落魄的日子。当时,他们生死与共,哪怕连一碗饭都吃不上,也没有放弃过任何一个人,而冯异的赤胆忠心,兄弟们更是有目共睹。

刘秀郑重地表明了对冯异的信任,并表示自己对其他将军也是如此一般,绝无猜忌之心,暂时解决了困顿的局面。接着,刘秀差人把那些弹劾文书交给了冯异,让他自行处置。虽然刘秀只字未提,但是冯异深知他心,自然明白朝中压力有多大。食君之禄,担君之忧,冯异当即决定返京,一证清白。由于他还有事情要处理,他便安排丁柔带着吕氏和彰儿先行上路。

可是,丁柔他们的马车在路上遭遇了袭击,幸好阴兴带着羽林军及时赶到,他们三个人才都平安无事。阴兴将他们接回了宫中,得知消息的丽华兴冲冲地出门亲自迎接丁柔,却在御花园看见郭珊彤命人掌掴丁柔的一幕。

第49集 一统中原后宫难平 刘秀颁布休兵政策

丁柔在与吕氏进宫时,在御花园遇到了郭珊彤。冯异在关中深受百姓爱戴,被称为咸阳王,所以才引起了朝中非议。郭珊彤故意提起此事,丁柔进退有据地替吕氏回答,反而惹来郭珊彤的不满。她命人掌掴丁柔,口口声声要替吕氏这个主母教训一下不知规矩的媵妾丁柔。

阴丽华本是出来迎接丁柔的,却目睹了丁柔被掌嘴的一幕。她上前护住丁柔,殊不知她的维护只是更加深郭珊彤对丁柔的厌恶。郭珊彤扬言要杖责丁柔二十大板,一旁的郭氏也指桑骂槐,提醒丽华她这是在冒犯皇后。幸好刘秀的贴身太监代卯传来刘秀旨意,在西宫接见冯异家眷,丁柔这才躲过一劫。不过,郭珊彤硬是下旨将丁柔贬为官婢。

丁柔本就是官婢出身,所以她并不在意这些虚名。不久之后,冯异也抵达洛阳,刘秀在却非殿之上当着诸臣的面,明确表明对冯异的信任,他们之间,义为君臣,恩如父子。同时,刘秀下令大赦天下奴婢,丁柔自然也得到了赦免,这算是狠狠地打了郭珊彤一个巴掌。

随后,刘秀和丽华一起正式为冯异和丁柔接风。刘秀有意让冯异回到长安继续为他治理关中,冯异却以身体有恙为由主动提出辞去征西大将军一职。刘秀与冯异可谓惺惺相惜,他们为对方着想,也愿意为彼此牺牲和退让。刘秀知道冯异是不想他为难,他郑重地表示,他在朝堂之上所说的话都出自真心,并非做戏。刘秀的信任让冯异深受感动,士为知己者用,他此生无憾。

经过整整七年的血战,刘秀终于统一中原。只是,陇右的隗嚣、巴蜀的公孙述、河西的窦融都还是他的心腹大患。适逢严子陵回太学访友,邓禹前往劝说他入仕为刘秀分忧,却屡屡遭到拒绝。丽华从大哥阴识那里得知子陵回来的消息,也到太学做说客。她的伶牙俐齿让子陵无法招架,但他仍然坚持不卷入朝堂之争,要过无忧无虑的隐居生活。

郭康恰巧看见丽华出宫到太学与子陵相会,立刻向郭珊彤报告了此事。郭珊彤并没有丽华的大义,自然觉得丽华与男子见面一定是私相授受。在郭氏的提醒下,郭珊彤和郭康以探访兄长郭竟为由,带兵到太学,准备捉奸。不成想,丽华是和刘秀一起去见的子陵,郭珊彤自讨了个没趣,还让刘秀对她印象更加差劲。

见母仪天下的皇后是这般模样,子陵忍不住同情丽华和刘秀。刘秀和丽华则趁机再请子陵出山,讨教治国之策。子陵终答应为刘秀出谋划策,但声明不可让其他人知道这些政策与他有关。

在子陵的建议下,刘秀下诏,大规模裁撤郡县,减轻赋税,休兵养民。吴汉打仗打习惯了,主动请命要攻打陇右隗嚣,刘秀以打仗打到头疼为由暂时安抚了他。子陵在出了休兵政策之后,就又启程去过他的潇洒日子了。临行前,他提前丽华和邓禹要注意冯异一事。

第50集 逼反隗嚣刘秀亲征 丽华再孕屡遭暗算

刘秀的休兵政策一出,郭家立刻乱了阵脚。河北派将系的兵权被移到了南阳颍川的将领手中,郭家的势力正逐渐被削弱。郭康暗中联系了司马大将军吴汉,多次派人到刘秀面前进言,却被刘秀多番驳回。为此,郭氏心狠手辣地决定逼反隗嚣,强迫刘秀出兵。

隗嚣之子还在洛阳当人质,在郭家的安排之下,吴汉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怒杀隗嚣的儿子。得知此事的隗嚣愤怒至极,转投巴蜀公孙述攻打陇上,汉军措手不及,惨遭大败。这场仗,刘秀已经是避无可避了。他知道河北派将系肯定是想借此机会立功,如果由他们率军出征,必会贪功冒进。所以,刘秀只能御驾亲征,他再次决定带上丽华。虽然郭氏派人阻挠,但却没有改变刘秀的决定。

丽华已为刘秀生下一儿一女,她本想在出征时将一双儿女送到刘伯姬处寄养,可事实上,她已经又有了身孕。她不想告诉刘秀,她不能让刘秀孤军奋战。不过,刘秀无意中得知了此事,立刻改变主意,要丽华留在宫中安心养胎。丽华也不再只是当初那个喜爱行军打仗的阴戟了,她是一个母亲,也是一个妻子。所以,她答应留守皇宫。

为了避免郭珊彤动手脚,刘秀嘱咐丽华不可将有孕一事说出去。然而,郭氏已经派人打探到了丽华并未随从出征的真正原因。郭珊彤原本还以为刘秀是顾及她的感受,被郭氏打破了幻想的她,心中的怨恨越发深刻。

丽华秘而不宣,郭氏便决定顺水推舟,让郭珊彤假装不知她有孕一事,端了下火的汤水去给她。丽华为避免被发现,只好将汤水一饮而尽。所幸,胎儿并未受到影响,丽华算是逃过了劫。

郭珊彤自然不肯就此善罢甘休,为了让丽华失去腹中胎儿,她几乎无所不用其极。这天清晨,丽华之子刘阳发现他的房门外出现一只大型纸鸢。来找刘阳玩耍的郭珊彤之子刘辅见纸鸢模样奇特,便拉着刘阳一起去找了太子刘强。这自然也是郭珊彤所为,她适时地出现,提醒几个心无城府的皇子,丽华曾经戴着纸鸢在天空中翱翔,让他们找丽华再飞一次给他们看。

皇子们年纪尚幼,根本不知郭珊彤的心思,很快就跑到西宫央求丽华示范如何驱使纸鸢。郭珊彤步步紧逼,让丽华不得不戴着纸鸢爬到了屋顶。那样的高度让她心惊,她害怕如果她就这么跳下去,她的孩子就真的没有了。幸好,收复了颍川的刘秀日夜兼程赶了回来,恰好就看见丽华站在屋顶,他急得立刻让人把丽华扶下来,并当众宣布丽华已有身孕,意有所指地警告郭珊彤不得轻举妄动。

以上就是秀丽江山之长歌行分集剧情介绍(集),相关剧情还在更新,敬请关注!

昆凌冷艳写真曝光大眼魅惑小周周学爬行让其纠结
沪东中华76000吨散货船H1650A开工
中俄签署电网战略合作协议标志双方合作进入新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