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现代夸父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7:43:21 编辑:笔名

走了很远的路,没想到却困在这里,天都快黑了,而要去的地方还很远呢。心里很不安,放眼望去,天边是吞噬一切,野兽似的暗黑色云块,四周是茫茫的寂寂水草,芦苇招摇,这是一片荒凉的沼泽地。  他小心翼翼走了一段,还是陷了进去。他站立在泥沼中,冰凉的泥水已浸到小腿上了,一条草花蛇从不知名处缠了上来,而他自小就怕蛇,不料遇上这种情况,更是觉得心惊。啊!声音不自觉就冲出了喉咙,好像是从陌生的胸腔里喷出来的。扑啦扑啦几声,几只白鹭从草丛中受惊高飞了。草花蛇哧溜一声又游走了。一个蓝色清明晶莹,如拳头一样的东西也随声音喷了出来。他很惊奇地捧在手心。是自己的心吗?凝视着那个莫名的小东西,想是毒瘤子也说不定,可它真漂亮。如果是颗心,为什么不是火红的颜色?一颗心不就应该是火红,火热的吗?虽然也有人说黑心的,但那是很坏的人了,而自己并不是太坏呀。而且这颗蓝色晶莹的心一点温度也没有,还很冰,像蓝宝石一样闪着蓝色的光芒。  他研究着手中的小东西,竟忘记了自己身陷险地,脚又往下陷了一点,水没到膝盖了。看来以后要得风湿病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心都已经冷却,那还管得着以后的事情。可这真的是自己的心吗?心已经拿出来了,而自己还活着,这真的是很奇怪,也有些骇人。没有心的人也能活?不过,就算是蓝宝石,也只是一块石头而已。应该不是自己的心,可能是大的结石也说不定。如果是大结石也说得过去的,不是看过肾结石患者吗?那病发作时,不是疼得满地翻滚,还把自己的手也咬出血来吗?要是这样说来,那就难怪自己经常心疼,且疼得不能直腰。他凝视着那东西想了很多,可这多像一颗心。完全是一颗心的模样。  天已经完全黑了。沼泽地的泥水没到了大腿,抽脚是不可能的了。谁会来救呢?他觉得自己就要像伟大作家雨果写的那篇《沙葬》的主人公一样,看来遭此命运真是活该。可不是自己要来这鬼地方的吗?说现实太过冰冷,遥远的东方才有温暖的太阳。这真是笑话呢。家人和朋友劝了很多次,说那儿危险,去那儿简直是自讨苦吃,还很有可能遭灾。自己偏偏还要来,这么固执有什么话好说呢。这样想着,泥水一下子没到肚子了,肚子叽哩咕噜叫,走了那么远的路当然饿了。自己是带着干粮的,就放在背上的背包里。可手里捧着蓝色的心,腾不出手来拿,难道要把心放在这污糟地方?怎么可以?就算它没有火的颜色和温度,可它依然很漂亮。它像颗星星。看,天上好多星星,它向他眨着眼睛,那些调皮的小家伙,它想告诉我什么?不要丢弃自己的心吗?那看来就先饿着肚子好了。反正要死了,饿不饿也没关系。  想到死,好像并不怎么伤心。虽然不想死去,可已经这样了,反正活在世上也并不能好多少。泥水已没到胸前了。他把手举起来,蓝色的心在头顶闪耀,而空荡荡的胸腔里好像有泥水灌了进去,很不舒服,也许会灌成个水泥人呢,多可笑。  远处闪烁不定的是什么?全部星星飞下来了吗?看那一群飞舞的星星,好像朝这边来了。它们是要带走我的那颗心?近了,很近了,是萤火虫。原来是萤火虫,小时候的玩伴。小时候,跟着萤火虫跑呀跑,一次,不小心还掉进小溪里了,惹得同伴哈哈大笑,却给妈妈训了一顿。想起小时候,脸上有了些微笑。泥水却淹到脖子上来。萤火虫,萤火虫,把我的心带到天上去,把我的心带到天上去好吗?他乘的机会这样喊,萤火虫绕他飞舞了一阵,蓝色的心竟自长出了翅膀,朝天上飞去。哪儿传来唱诗班的歌声?童声悠扬中,它成为天上的一颗星星了,多么漂亮。  沼泽地终于把他淹没了,星星依旧在天边闪烁。 共 143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哪家治男科研究院好
昆明的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
常见癫痫疾病有哪些分型 主要给大家介绍三种分型

上一篇:正秋愁

下一篇:情景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