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大众网陈宝成所曝平度拆迁废墟照片不实

发布时间:2018-12-07 03:06:28 编辑:笔名

大众:陈宝成所曝平度拆迁废墟照片不实

8月28日,在陈利利家旧址看到砖瓦、门框等,还有一个蚊帐,并无其他财物了。

28日,大众在陈青沙家旧址上看到,除了破碎的窗框、门框和砖瓦外,并没有律师所说的其他财物。

28日,大众在金沟子村东区5号楼的一个车库前看到,陈青沙家的家具家电都在拆迁前被完好地搬到了安置房的车库内,所有的物件足足占了两个车库。

大众济南9月6日讯一段时间以来,包括有些律师、@记录者陈宝成本人在内的一些自媒体上不断曝出金沟子村拆迁废墟的照片,这些“废墟图片”有的被指是陈利利、陈青沙家埋在其中的财产,有婚纱照、微波炉;有被指是拒拆户居住在简易帐篷里,都在试图衬托“强拆”后的“悲惨景象”。大众经过调查采访,了解到这些图片背后的真相:拆迁之前,金沟子村已经雇佣搬家公司将陈利利和陈青沙两家的财物搬至过渡房,在过渡房的车库内,大众看到了这两户人家的全套用过的家具;拒拆户居住在废墟帐篷里的图片完全就是摆拍;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金沟子的过渡房全部经过了初装修,仅一个卫生间村里就花费4000多元。

律师、友晒拆迁废墟“悲惨”照称家电课本都被砸

8月15日11:11,@王甫律师上传了陈利利家房屋被拆后的场景图片,称:“@浦翠兰律师在被强拆的陈利利家,他手持从废墟中找到的陈利利与丈夫陈清民的婚纱照、陈家的照相机……”后附多张照片显示,废墟中有一个没有受损的铁水壶和一张被撕成两半的婚纱照。

8月15日23:06,@艾特报发布微博称:平度警方说挖掘机是在强拆现场清理垃圾,但是被强拆的村民房屋废墟中还有村民的合法财产,未经村民许可,任何人都不能进入和侵犯村民的私人财产!废墟中,我们看见:孩子的课本、村民的洗衣机、微波炉、婚纱照等等,这根本不是垃圾,这些村民财产受到宪法第十三条的保护!强烈抗议平度警方撒谎。@艾特报还在文字后面附了两张照片,并用红圈特别标注:一张是废墟中的崭新微波炉,另一张是白色洗衣机。

8月21日18:44,@冯延强律师发布微博称:“陈利利在被拆后的废墟中找到了女儿的鞋子。”还有一张照片显示,砖瓦废墟中,一个女人低着头,拿着一双小孩的红色鞋子。

在此之前,陈宝成也在其微博上晒过废墟照片。早在7月8日13:09,@记录者陈宝成发微博:“稚子何辜!作为一名00后,山东省青岛平度市广州路小学即将上六年级的陈兴旺同学,在这次非法强拆中不仅失去了家园,而且失去了五年级下学期和六年级上学期的课本……他家几乎所有财产尽毁于非法强拆……”

这些“废墟照片”表现力很强,并且被很多不明真相的友纷纷转发评论,甚至有的媒体在报道时也援引了图片的内容,很容易让人与“暴力拆迁”相联系。

“少年捧课本照”系陈宝成摆拍,现场没发现家具、家电

为了求证事情真相,8月28日下午,大众来到陈利利家旧址所在地。转遍了旧址的每个角角落落,除了看到旧址上堆满了破碎的砖瓦、门框和窗框外,还在西南角发现了一个粉红色的蚊帐。对于律师和部分友们微博照片中特别标注的微波炉、洗衣机、婚纱照、照相机和小孩的鞋子等物件,在现场都没有看到。

随后,大众跨过陈利利家旧址西侧的一条小路,来到陈青沙家的旧址。同样,旧址上堆满了砖瓦、木质顶棚、门窗框、窗棂、照明设备壳子等,但也未看到所谓的家电、家具被毁的场景。

“律师照片中所说的这些家电、家具不排除是后来搬过去的。因为拆房前,村里就已将陈利利家的全套家具家电搬到了过渡房的车库内。”8月28日,金沟子村村委书记陈卫生对大众说,包括陈利利、陈青沙在内的所有村民搬家时,都是由村里出钱请搬家公司为他们搬家,拆房前都能确保其财产不受损坏。

“拒拆户住帐篷图”也系摆拍,帐篷只是摆拍所需道具

在络上发布的另外两张关于村民陈元节的照片也引发关注,其中一张是村民陈元节坐在一个简易的帐篷前,帐篷里有一把椅子,一张木板床。另外一张,则是陈元节和老伴姜秀贞坐在帐篷前。9月1日,某社会图片专题中,陈元节的这张照片下写着:“71岁的陈元结是在棚子里坚守的村民,有时候他也去新房子里住。”

大众采访了金沟子村村委书记陈卫生,据他介绍,在拆除陈元节老宅之前,村委已经为包括他在内的3个拒拆户装修了安置房,并雇佣搬家公司将他们全套的家具、家电完好无损地搬到了过度房里,并逐一登记、录像、封存。但他们不住进去,借住在亲戚或邻居家,却对外宣称自己“住帐篷”,而很多媒体就此进行夸大渲染,让他颇感无奈。同时,大众还采访了陈元节的儿子陈海涛,他说,村委早已给两位老人提供了安置房,而且两位老人并未在帐篷里住过,一直和他住在一起。

被渲染为在帐篷中居住的不仅是陈元节老人,某报8月23日的报道中称,“张朋珂夫妇在被“强拆”后并没有选择“上楼”(搬进拆迁安置房),而是在宅基地附近搭起了一个简易帐篷继续居住,如果下雨,他们两人就只能借住在邻居家”。

8月25日,大众再次来到金沟子村求证。村支书陈卫生告诉,陈青沙等根本没有住在“帐篷”里,所谓“帐篷”不过是陈宝成等人用来拍照片、上传上的道具。

陈卫生说,陈青沙等确实在宅基地附近搭了个帐篷,“几个板子搭块塑料布,根本没有办法住人”,陈青沙夫妇之前曾经住在金沟子村的陈良珂家的楼房上,后来搬走了,不知道住那里,但肯定不是住帐篷。

大众在陈青沙家的宅基地附近见到这处已经破碎的“帐篷”--现场还剩有几块胶合板,一张红塑料布应该为之前的篷顶,地上用几块砖垫着个门板,看上去应该是所谓的“床”,只是这门板早已经破败不堪,钉子都露在外面,而门板上的木头也缺了几块。而现场除了一只枕头外,没有任何生活用品。

陈利利、陈青沙的用过的家具摆满了两车库

为了确认陈卫生所说,8月12日,8月28日,大众先后到陈青沙和陈利利家的过渡房:金沟子村东区5号楼三单元101室和102室进行调查采访。

这两套过渡房屋内已经装修,地板也已铺好,在楼下的四个车库内,则摆满了陈青沙和陈利利家的全套家具家电,其中陈利利家的财物占了两个车库,陈青沙家的也占了两个车库。在车库内,看到了洗衣机、冰箱、衣橱、饭橱等,就连锅碗瓢盆、枕头、枕巾都有。陈卫生说,陈利利和陈青沙家大的家具家电肯定不可能被埋在旧址里面,但搬家时可能会遗漏一些小物件,如蚊帐等,如果陈利利有要求,村委将对其进行合理赔偿。

据陈卫生介绍,至于宅基地上因拆迁受损的房屋及附着物,如房屋砖瓦、地面砖瓦、顶棚、门窗、防盗棂、照明设备、院内水井、院内地面等物件都在拆迁前做了评估,并按照《平度市房屋拆迁有关费用标准》确定陈利利家的房屋属于几成新、砖混结构的等级,终按每平方米核算评估费。评估费和评估值返还面积都体现在“户型确认书”(即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书)中,由户主签字、按手印以表示同意评估、选房和拆除旧房。

“她们两家都是签了协议的,但又反悔了。”陈卫生说,拆迁前,陈青沙和陈利利的家人都已经在户型确认书上签字、按手印,意味着他们同意评估费、评估值返还面积,同意选择安置楼户型,也同意放弃宅基地上的房屋及附着物。

过渡房全部初装修,仅一个卫生间村里就花4000多元

8月23日,某报刊发了《拆迁要价争议》一文称:在被安排的拒拆户陈元节“装修好”的屋里,几乎没有看到任何装修的痕迹,贵重的物品可能是他们从拆迁废墟里捡回来的电视机,一家5口都没有床,只有睡地铺,除卫生间外,地面还是水泥地。

对此,村委书记陈卫生介绍说,村集体虽然出钱给村民进行了初装修,保证其基本入住条件,但没有能力进行精装修,包括买床。据了解,金沟子村安置楼使用统一的装修标准:实木门(每个500元,含安装费)、太阳能(1900元左右)、机顶盒、车库电动门、水电气暖等附属设施等都由村集体出钱购买和安装;宽带、电视卡、天然气等所有初装和安装费也由村集体负担。“仅一个卫生间里的装修,村集体就要花费4000元左右。”陈卫生说。

陈元节的儿子陈海涛在此前接受大众采访时说,搬进新房前,家里就比较穷,还欠了一屁股债,虽然分到了六套房子,但没有能力买家具家电、进行精装修。所以陈海涛打算着如何分配自己的房子:留三套自己家五口人住,作为学区房出租两套,每月可收房租1400元左右,出售一套,至少收入30万元。用30万元的一部分买辆车做出租生意,剩余的一部分用来精装修房屋。

原标题:大众:陈宝成所曝平度拆迁废墟照片不实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广播

作者:李逢静

净化车间工程
南京股票开户
不锈钢反应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