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愛心媽媽收養棄嬰民政局指其借孤斂財圖

发布时间:2019-06-06 06:17:23 编辑:笔名

  “爱心妈妈”收养弃婴 民政局指其借孤敛财(图)

  何本英保存着昔道她、使她出名的报纸。本报 王一波 摄

  何本英,湖北省鄂州市實驗幼兒園退休教師,自稱從1981年開始收養了22名棄嬰,其中3名仍在她身邊。

  两年前,媒体让默默无闻的何本英变成了鄂州市民熟知的“爱心妈妈”。今年7月3日,何本英的媒体形象变为“爱钱妈妈”,她被鄂州市民政局有关人士指责借孤儿敛财。

  何本英是否真的在出名后由“爱心妈妈”变成了“爱钱妈妈”?她为何被民政部门指责?

  “爱心”与“爱钱”

  7月3日清晨,湖北鄂州市城区,63岁的何本英像往常一样买了份报纸。 她在第35版看到了自己的照片。

  被报纸报道,对于何本英来说,是很寻常的事。

  作为鄂州市创办个体幼儿园人,何本英在1984年就上过报纸,2005年她因收养弃婴被媒体广为报道,并被誉为“爱心妈妈”。

  不过,这一天的报道并不寻常———何本英看到自己的照片后,看到了该报道的标题:《鄂州一女子抱孤儿上街募捐 民政局指其利用孤儿敛财》。

  此时,何本英正带着自己的歌舞团,准备前往鄂州市碧石渡镇搞街头募捐。看了报纸,她心情受了影响,但她没吭声,依然去了碧石渡镇。

  何本英要去镇里搞的募捐演出,始于今年4月12日,有固定套路:演出吸引路过市民,何带3个收养的孩子在台上,主持人讲“爱心妈妈”收养孩子、家庭困难,观众捐款。一场下来,在支付每位演员7元后,何本英还能剩余30元至百余元。这样的演出一天有3场。

  在碧石渡镇的首场演出,还没开始就发生了意外。一名观众拿着一份当天出版的报纸,指责何本英骗钱。

  7月3日中午开始,何本英歌舞团的5名演员,频繁被看到报纸的家人朋友劝离。下午,其中2人因担心被抓而离开。当晚,何本英的歌舞团本该出现在鄂州城区的江堤上,但她们没去。

  何本英说,那天,歌舞团里很多演员情绪波动,不少人不愿意继续出演。“登报那天晚上,我一夜都没有睡好。”

  一夜之间,她从“爱心妈妈”变成了“爱钱妈妈”。

  7月4日上午,何本英没有出门。整个白天,她都和3个孩子待在家里。往常,她会带着他们在上午、下午各外出搞一场募捐演出。

  “我是在等民政局的人。”何本英说,报纸上说民政局的人这几天会上门,谈弃婴的事情。不过,她没有等到。

  晚上,何本英恢复了演出,她带着歌舞团来到鄂州城区的江堤上。和以往不同的是,她这次没有带3个收养的孩子,也没有带往常用来募捐的塑料盆。

  这样,何本英歌舞团的表演和其他歌舞团一样,只收1元一位的座位费和3元每首的点歌费,很像在搞“商业演出”。

  7月5日白天,何本英仍然没有等到民政局的人。之后的几天,她白天在家、晚上外出表演,民政局的人依然没来。

  弃婴福利机构的空白

  何本英不知道的是,她等待的日子,民政局的人都很忙,尤其是负责弃婴、养老等福利事务的部门。

  让民政局忙碌的是今年鄂州市的一项大工程———鄂州市城市福利中心,该中心是鄂州市政府今年向市民承诺的十件实事之一。

  7月10日,是鄂州市城市福利中心开工之日。鄂州市民政局副局长张春香说,之前他们一直忙着准备奠基事宜。

  据介绍,鄂州市城市福利中心设计床位600张,将对城市“三无”人员、流浪儿童及弃婴实行政府集中供养。该中心建成后,将填补鄂州市城市养老服务社会化、弃婴孤残儿童社会救助事业的空白。

  在这些空白被填补以前,鄂州市光荣院承担着弃婴供养的功能。该院院长张明利说,成立于1985年的光荣院主要服务优抚对象的老人,包括有战功的军人等。由于没有儿童福利机构,2004年8月25日,鄂州市民政局将收养弃婴的职能加在光荣院,弃婴由光荣院统一管理。

  张明利说,由于光荣院床位、人力有限,被收养的弃婴全都被委托给职工家属等家庭寄养,政府每月支付一定费用。

  更早的时候,和很多地方一样,鄂州市的公安、民政、卫生等部门都对弃婴负有一些,但一直未明确由那个部门具体负责,直到2000年前后。

  这样,民间爱心人士成为早期收养弃婴的重要力量。

  “爱心妈妈”的嬗变

  何本英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出现的。

  何本英说,1981年5月28日清晨,她在上班路上发现一名被遗弃的女婴,这就是她收养的个弃婴何新桃。她称至今已累计收养22名弃婴,其中3人仍在身边。

  “24年来收养22名弃婴”,何本英的故事引起媒体关注。2005年6月21日,湖北一家有影响的媒体报道了何本英的故事,并称:由于抚养孩子,家庭极度贫困,丈夫因此与她离婚,但她爱心不改。从此,何本英被称为“爱心妈妈”。

  调查获知,何本英确有收养弃婴的行为,具体人数难以核证。

  何本英的贫困其实始于1987年办个体幼儿园失败,而她目前所欠债务主要是借款给一个干儿子买房等积累起来的。对于这一点,何本英本人也承认。

  这些“幕后故事”并没有被挖掘和报道。她“24年收养22个弃婴致贫”的故事,被当地媒体不断重复,并为人们熟知。

  出名前,身背债务的何本英靠搞歌舞表演谋生,生活一直很困难,她没有放弃收养,也从未向政府求助。

  出名后,她“不求人”的作风改了。

  2005年7月8日,趁着媒体报道的热度还没过,何本英举行了一次爱心演出,收获捐款500多元。7月25日,她举行了第二场爱心演出,鄂州市民政局一位干部去了。

  这名干部说,开演前,每个观众都收到了一个空的红包。演出结束后,红包又被收回去,部分观众往里塞了钱。这次,何本英收获1500多元捐款。不过,鄂州市民政局的干部隐约感觉到何本英像是在敛财。

  再加上政府多个部门四五千元捐款,2005年8月,何本英清贫的生活一下子有了很大改观。不过,她仍不断向政府机关“伸手”。

  2005年8月底,何本英称要给脑瘫孩子何天意治病,向鄂州市政府提出申请,要求提供2万元治病专款,后无果。

  2006年上半年,因拖欠4300元的房租,房东要驱赶何本英。这次,她没有像往年一样自己扛着。6月,何本英准备了一份求助材料,她以抚养弃婴生活困难为由,要求社会各界提供资助,并解决住房问题。

  2006年6月底,何本英陆续将材料送给鄂州市妇联、团委、税务、法院、民政等党政部门,以及鄂州大学、联通公司等企事业单位,并于12月再次发出求助。

  何本英说,两次求助共筹款六七千元。她承认,除了支付房租等生活费用外,她还试图通过募捐还债。

子宫内膜炎的初期症状
子宫内膜炎的症状是
子宫内膜炎的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