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第二章 幡然的顿悟

发布时间:2020-01-18 10:38:19 编辑:笔名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第二章 幡然的顿悟

果冻很疑惑地发现小主人有些奇怪的反应,肢体产生从未有过的变化,它没接到过相关的指令,用不存在的小脑袋思考一会,决定如实反馈。

于是在凯伊采取礼仪来疏远的时候,**尺度惊人的帐篷**了他,南希夫人笑的和下蛋老母鸡一样咯咯响,让整个大厅的客人看过来。躲在史莱姆里面的凯伊情商再怎么高,也还是未经人事的男孩。他好不容易树立起的防御圈,被南希浪荡的笑声打个粉碎。

“过来,我的金发宝贝,我们去找些酒喝。”她走了两步发现他没跟上。“要么我抓着你的手走,要么抓着你的帐篷柱走,选吧。”

凯伊无奈地把手交出去,趁着没更丢人赶快让果冻老实下来。

南希用圆润的手指牵着凯伊进入大厅,后者饶有兴趣地四望,任何一个贫民窟出身的人都会对这种奢华场合向往,如今总算不用扒着窗户偷看了。入耳便是肆无忌惮的喧嚣,仕女们不像是剃刀城中心的姐妹们矜持,恣意地谈笑欢乐,男人们也不绅士,一手端着酒,一手在女伴身上来回探索,声音大得能掀翻屋顶。

南希夫人从侍者托盘上拿过一杯菊液酒,递给凯伊,声音抖动地像她的大裙:“尝尝这个,剃刀城原产菊液酒,它就和你一样。”

凯伊看了一眼色泽清淡的酒液,这辈子他还没喝过真正的酒呢,问道:“怎么说,夫人?”

“听着像是温柔的花茶,其实是剃刀城特产的烈酒,后劲十足,这不是和你一样吗,外表可爱,内心**……”说着就来摸他的脸。

凯伊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跳开,这么露骨的调戏也是这辈子首次。

“喝掉!喝掉!”南希催促。

凯伊无奈,这个老太婆手上还有重要的炼金器具,触怒她还不是时候。男孩还没打算今天破酒戒,下城区喝得烂醉分不清自己手指脚趾的酒鬼他见多了。他自行总结出一条法师守则:不要喝酒,或者其他让大脑不清醒的食物。

假装捂嘴对果冻下了命令,然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的菊液酒顺着喉咙却没有进入食道,身体内部的史莱姆像个兜把酒截下,转到其他地方消化。

“真是威猛的小绅士。”南希噼噼啪啪拍手。

凯伊含蓄而阳光地笑了笑,他一直觉得长得帅也是一样武器,还有虚荣心作祟。“夫人,关于那些炼金……‘

“哦,来尝尝这个。”

接下来的半个钟头凯伊被中年美妇拽着到处走,每次想提及炼金器材,立刻又一大杯酒或者蛋糕塞过来,换了男孩原本的身体早就撑破胃囊,这些全都便宜了果冻。

同时他也对宴会的参与者有了些了解,破落贵族或者快要破落的贵族和商人们勾勾搭搭,前者想要钱,后者想要身份,谈着谈着就到大厅的隔间里搞些**的活动。逛了一阵就兴趣缺缺,他想起家里的米娜自己吃饭一定很孤单。

连着灌了半桶酒,巴维尔先生毫无醉意,南希夫人笑的有些勉强了。她借口补妆走开了,还热情地说马上回来。

凯伊松口气,他觉得贵族和富商活着也挺累的。就在这时,一个不同角度的影像突然插进脑子,不是双眼看到的,他转了一下脑袋,两个景象对换。这让凯伊头晕了一会,然后手摸了后脑勺,才确定是果冻在脑后长了一对眼睛,藏在头发的缝隙里让凯伊获得全域视觉。

“怎么了伙计?”凯伊集中精神在后脑的视线,发现不远处有几个面色阴冷的家伙对着自己指指点点,眼睛里的那光芒不用太熟悉,下城区看上别人食物的恶霸都这样。而自己转过头,他们立刻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他想了想,干脆利落地一个转身,朝着那几个人走去,让他们吃了一惊,脸上立刻摆上笑容。

“你们好,先生们,我最近刚到剃刀城,正在结识朋友。”凯伊大大方方打招呼。打头的一个长脸男人不咸不淡地说着客套话,言辞里有回避的意思。凯伊却自来熟地拍着对方肩膀,后者眉头直皱。没有人注意到,他的手指突然脱落一节,变成一个和衣服颜色一样的液态小球,长着独速爬进领子褶皱里躲起来。

“……和你们聊天很愉快,再见。”

“再见。”

凯伊走到僻静的角落处,屏蔽掉大厅的喧嚣,凝神听史莱姆次级**体传来的声音。

“……和扎潘说的一样,不知从哪跑来的富家公子,不会交际,年少多金,简直是在脸上写了‘我是肥羊快来宰’。”

凯伊心里一跳,那个人畜无害的胖子居然和这些人有勾当,而出声的就是长脸男人。

另一个人开腔问:“没问题吗?毕竟不好公然打弧刃卫队的脸。”

长脸男说:“没事,只要符合法律程序。一会南希会把他带进隔间,等傻小子**意乱情迷的时候,南希会冲出来尖叫她被猥亵。我们这些见义勇为的绅士抓住强坚犯,并且抄没他犯罪而来的所有家产。时候给弧刃卫队三分之一,南希四分之一,剩下都是我们的。他到剃刀城立刻买了房子,应该还剩不少钱。”

凯伊仿佛坠入冰窟,原来全是假的,炼金器具也不存在。可笑自己还以为可以靠漂亮的脸蛋混进贵族圈,但是无根无基的外来者只会是本地豺狼的口粮。想到这,他极为失落,自己的言谈举止在别人眼里原来还是太幼稚。

听到的下一句话让他从冰窟跳上火架。

“那扎潘呢,那胖子要什么?”

“他只要巴维尔家的女仆,恶心的恋童佬,他已经出发提前收货了。你看住大门,别让肥羊跑了。”

米娜!凯伊跳起来,又被一只大手按下去。

“哦,宝贝你跑着来了,来,喝了这杯南希独家秘酿。”

望着中年妇人风韵犹存的脸,凯伊怒火中烧,一想到米娜可能被又肥又丑的扎潘压在身下哭叫,他就恨不得剥下南希的胖脸,在用刀插进胸前两团肉里搅一搅。此时男孩想不到多高明的计策,所以决定采取最直接的方式。

一口喝光不知馋了什么药的酒,他红着脸松领结,口齿不清说:“好热啊,夫人,我们到隔间谢谢喝杯茶吧。”

南希一脸惊喜同意,拽着巴维尔先生走进隔间关好门。凯伊穿着粗气,拉过中年妇人的身躯,打开衣橱的双开门,贴在她身上推过去。

“啊!你喜欢衣橱,**的偷情格调……”

凯伊做出**烧身的表演,此时却完全投入,原本的少年青涩丝毫不见,他甚至下令让果冻能多长就多长,裤子差点顶破。闭上眼睛,深情地吻上南希**的肥唇。

同时沉浸在男色和财富臆想中的南希,突然发现和他接吻的脸在融化!像是受热的蜡烛一样流淌下来,还没等她尖叫出声,巴维尔先生的嘴唇和半张脸呼啦流进呼吸道,把气管堵得死死的。

女人在惊恐和窒息中疯狂挣扎,凯伊回身把衣橱们关上锁死,身体压在上面,露出10岁少年冷毅的脸庞。

咚咚咚!南希使劲撞击衣橱,而凯伊毫无畏惧,思绪却飘向其它地方。忙里偷闲给了自己一巴掌,骂道:“虚荣的蠢货!”

是的,他才发现自己早就犯了法师的原罪。买了房子,还有英俊的外表,主动进入贵族圈,简直愚蠢又自大。这些锦衣华食的家伙剥掉那层冠冕堂皇的外衣,和贫民窟的流浪恶霸有什么区别。自己还费尽力气往里挤!

我是法师,拥有抬手就能决定他们生死的法师,不需要跟着这些蠢货的步调,应该是超然而洒脱的!

撞击的力量越来越小,直至无声。凯伊打开门,看着眼睛暴突面色狰狞的妇人尸体,一阵恶心,自己居然对这种家伙产生**。史莱姆的部**体从尸体嘴巴里溜出来,融入原型。

他心忧米娜的安危,房子里为了掩饰秘密只有她一个,肯定是极度危险。大门有人蹲守,凯伊推开窗户,看见的却是黝黑深不见底的悬崖,剃刀城由数千个高耸而孤立的岩柱组成,这栋房子就位于其中一个比较小的。从窗户跑肯定没戏,果冻虽然能模仿成年男人的外形和声音,却给不了他成年男人的力气,何况没有工具攀援剃刀城岩壁实在找死。

他想了想,是不是应该让以巴维尔身份出去,把那几个家伙**进来都杀死。计算了一下时间,立刻否决了,米娜那边等不起。这时胸口一阵微热,他从身体里把硬壳书“挖”了出来。源海之卷他随身携带,好在10岁男孩体型小,可以藏得下。

翻开扉页,银色的板面上显出几行文字,凯伊看着突如其来的任务,嘴巴越张越大,整个人都惊呆了,思考能力近乎停滞。

双鸭山市中医院怎么样
邯郸市口腔医院怎么样
湖南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云南白癜风治好费用
温州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