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魔潮起时 四百九十八章逝去和传承

发布时间:2020-01-16 15:02:16 编辑:笔名

魔潮起时 四百九十八章逝去和传承

可以看做是进步,却也同样代表着扯皮和效率低下,战争时期,反应度过慢,几乎是致命的。八??一?中文?.

因为魔潮涌动带来的灾难,这两年维库大6上就没有平静过,而这个时候,唯有强权和实力才能保证生存。

所以,这两年内,维库大6的政体有太多的改变了。

比如说,由渊凯之城和六大教院解放禁令,每一座城市的凡守护者都从幕后走到了台前,接管了权利。

如若不然,就哪怕是尔城利再稳固,没有犯错的情况下,一次性收缴十位大贵族的粮食储备,那也是必然会招致所有贵族的反抗,这毕竟是兔死狐悲的事情。

可在凡守护者来做,就没人觉得这有问题了。

再比如说,城市内部零散实力的整合,例如收缴贵族私兵,整合公会和神灵教会实力,将零散人员规整,扩编兵团,规划放各类资源,大范围培养职业学徒,批量进行转职等等。

也是因此,道奇和莫里卡,一个公会会长,一个训导者,才会因为职业问题,被极为违和的编入斥候小队中。

这些事情沐恩也都从莫里卡口中得知了,所以,他倒也清楚,现如今埃尔兰特,这位绝望之手冕下是有绝对控制权的。

而刚才,他那几乎溢出来的怨气,自然让在场的三人都清楚。

而且,如现在这般,莫名其妙的来了,却又丢下一句话就走也,怎么也不算待客之道啊?!

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道奇脸色有些白,莫里卡则更多的是担心,他道:“沐恩,你和我说实话,你和绝望之手冕下有仇怨?我怎么感觉冕下心情不好啊?”

沐恩面色有些莫名其妙,他张了张嘴,就想说些什么,眼前却闪过了一个绝美的面容,想了想,他突然有些猜测,只听他呢喃道:“这难得是老丈人看女婿,越看越生气?我想,我应该能猜到些什么了。”

“你说什么?老丈人?你泡了冕下的女儿,是那位女巫?真的假的?”莫里卡的声音提高了八度,三人之间的距离本就紧挨,沐恩声音不大,但其莫里卡也听到了,只见他一双眼睛瞪圆了看着沐恩,而道奇更是瞠目结舌,活见鬼的模样。

“你先告诉我,努克和科伦这两年回来了吗?”沐恩又问:

“努克伯爵回来一趟,那是一年多之前的事情了,科伦训导长就没有了,听说训导长身体恢复了,正在冲击更高的层。”

“那,冕下的女儿呢?也就是那位女巫?”

“哈,这个还真不知道!你认为这是我能知道的事情吗?”

“那行吧,我们出,不要让尔城主等久了。”

“什么意思啊?!等等,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再走。”莫里卡也不在管身份什么的,大叫着,当然,沐恩已经不予理会,直接走开了。

城门口,沐恩见到了尔-索罗斯,两年多的时光,岁月的重压,在他的脸上留下了很明显的痕迹,两鬓已经斑白,眼神疲惫而充满血丝,脸颊显瘦,精神状态有些萎靡。

到了近前,沐恩立刻下马,做了个子侄礼,恭敬的对着尔道了一声‘伯父’。

也就是这一句,让四周的人不由得一呆,哪怕是尔-索罗斯,也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不过毕竟久经风浪,立刻恭身一礼,道:“冕下,你太过了,当不起!实在当不起!”

“没什么,我和威廉是好朋友,你作为长辈,这真不算什么!其实我本来只是想过这里看一下,用一下信息传送法阵传递一点消息就离开的,却没想到现在弄得有些太过郑重了。”沐恩有些无奈道:

尔看着这张年轻却沉稳的脸,仿佛记起了几年前,他送他们离开时的情景,那清晨的阳光和冷风,那熙熙攘攘的门口,健马上起伏的骄傲少年,那一切仿佛如昨日一般浮现在眼前。

那时谁怎会知道,眼前这他都没正眼看过的人,居然能这么短时间内成就凡。

他又怎会知道,那一次却也同样是他和自己儿子的永恒诀别。

“威廉有你这样的朋友,冥河路上,也能欣慰了。”

沐恩笑容一僵,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双眼一瞪,似乎有无形的煞气横扫而过,四周空气中瞬间就冷了下来,只见他连忙追问道:“什么,你说冥河?威廉怎么了?”

“你不知道吗?!”尔神色微微一顿,又解释道:“一年多前,魔兽狂潮下,威廉所在的佣兵团外出帮助一座城市驻守时失利,威廉断后时,搏杀三头高级魔兽獠牙巨猿时,力竭而亡。尸体还是努克伯爵送回来的。”

“这?!这,我还真的不知道。”沐恩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再仔细看尔时,却也明白对方为何如此憔悴。

沉默良久,沐恩才道:“威廉的坟墓在何处?我想去看看他!”

“冕下,等你有空的时候,我会为冕下引路。

人生无常,职业者的归宿莫过如此,不过,幸运的是威廉在离开前,也有留下子嗣,是个大胖小子,现在已经快一岁了,不然,只剩下我这个孤寡老头,活着了可真的没意思了。”

“子嗣?”沐恩神色一怔,眼前闪过了一个小巧的身影,他当即道:“是那位叫茜茜的女职业者?”

“是的,冕下也知道?”

“我离开前见过她,不过只知道他们相恋了。”

“威廉走之前就给我来过信息,他们本来准备成婚的,可我却没想到等来的是……噩耗。茜茜也是跟着努克伯爵一起回来的!”

“血脉传承下来了吗?有空,我想见见。若是可以,就让我当孩子的教父吧?”

“这是小威廉的荣幸!”尔仿佛有些难以置信,接着大喜,能认一位凡冕下作为教父,那好处几乎无法形容。“多谢冕下!不过,时间耽搁太久了,我们进去吧,不能让绝望之手等待太久了。”

“好!走吧……”

aaa

埃尔兰特的东城一角,一座外边看着普通,内里却极其奢华的庄园内,魔法明灯照耀着灯火通明的待客厅内,沐恩再次见到了自己的老丈人,绝望之手冕下。

一张书桌,两把高背椅子,两杯如血的红酒,两人迎面而坐,互相对视半晌,绝望之手才开口道:“你就是让我女儿阿雅念念不忘的那个人吧?居然进阶凡了,确实出乎我的预料。”

“阿雅回来了?”沐恩立刻问:

“回来了,确切说他认为你回来后第一站必然是这里,所以,在这里等了你近一年,他老子我都不能让她停留,居然是另一个男人让她惦记。

不过,后来因为她的老是召唤,她又会黑白教院了。”

“那我应该现在回黑白教院吗?”

“先不说这个,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刚才你是怎么现我的?”

北京丰益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预约专家
贵州什么医院治癫痫病
沈阳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河南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