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民进党派系解散转入地下运作

发布时间:2019-06-04 01:53:54 编辑:笔名

民进党派系解散 转入地下运作

台海7月24日讯 苦闷的民进党,拿新系出气。存在20多年的民进党内派系,昨天吹起了熄灯号。

台湾民进党派系存在已久,解散派系的呼声也早已存在,没想到,这一回却在“民”气可用的情况下轻骑过关;民进党就像一头困兽,面对弊案纠葛、支持度低落,苦闷找不到出口,只好拿“顾人怨”又爱放炮的新潮流系来当出气桶,而这样就能化解民进党的困局吗?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回顾民进党发展史,派系文化一直是党的资产,过去党内引以为傲的路线大辩论,就是美丽岛系与新潮流系通力合作的结果。当年美丽岛全盛时代,美系与新系的斗争比现在更炽烈,却从未阻碍民进党的进步与发展。部分派系拿解散派系当改革,不但对党史不尊敬,更是对现实政治运作的无知。

正如新系“立委”林浊水所说,派系是人类组织的通则,不可能消失,并暗讽党中央是“布尔什维克派”(反对党中有派)的信徒,他也断言这只是让派系化明为暗,却更加难以掌控;更可笑的是,即使主张解散派系的党代表,也知道解散派系只是徒具形式,但还要通过这种“空壳提案”;这不是摆明鼓励全党公然作假吗?硬要把光明正大、台面上可以运作的派系搞到见不得人,民进党难道不是作茧自缚吗?

报道说,民进党走到今天这番田地,并不是因为派系强大凌驾于党,相反地,恰恰是因为派系力量太弱。过去民进党采派系合议制,遇有重大决议众人拍板;但陈水扁执政后,权力大幅朝扁集中,造成派系决策能力弱化,凡事均以扁马首是瞻,甚至倒退为扁的一人决策,才造成民进党今日须集体为扁及家庭所有行为背书的窘境,若今日派系仍然强大,陈水扁能一意孤行吗?

民进党没有人敢碰触问题的症结,这两天“全代会”不仅未如预期出现批扁自省的声浪,吕秀莲甚至秀出“扁语录”看板;民进党竟是以解散派系来回应社会的期待,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民进党目前的困境,党内不思解决当前人民质疑的清廉、诚信问题,心跳都快停止了,还拿起放大镜挑小刺。这样一片护扁不知反省也不知伊于胡底的党,在解散派系之后,正要面临是否会被选民解散。

依据民进党全代会昨天通过的“解散派系案”,民进党将禁止以派系名义设立办公室、招募会员、收会费、对外募款、召开会员大会,或邀请政府官员到各派系报告政务及相关决策。

《联合报》另一篇分析文章指出,这项决议将冲击党内现有政治运作方式。党内现存的新潮流系、正义连线、福利国系、主流联盟、绿色友谊连线等五大派系都将解散。

民进党以派系共治方式运作20多年,此次全代会虽通过解散派系提案,党内一致研判“派系还是会存在,只是转入地下”,缺乏派系沟通,未来“乔事情”会更加困难。

民进党“立法院”党团三长是以派系分配方式产生、党中央也定期召开派系会议,民进党公职提名及党职选举更以派系为核心进行运作,解散派系对民进党政治生态产生剧烈冲击。

有关落实解散派系的具体做法,秘书长林佳龙表示,党主席游锡堃要“先找各派系领导人协商”,媒体询问“派系不是解散了吗”?林佳龙尴尬回答“不是派系领导人了啦,反正就是找那些人”,显示解散派系可能仍是形式大于实质。

林佳龙表示,解散派系昨天通过即生效,但配套、罚则必须提交下次“全代会”(至迟明年,或提早召开临时全代会)议决,因此在此之前是“宣示性”约束力。

昨天派系讨论案有“立委”王幸男的“解散派系”、“立院”总召柯建铭“派系自律公约”两案。

游锡堃在会场吵成一团下,仍优先表决柯建铭案,再表决解散案,在吕秀莲、叶菊兰、陈唐山都举手赞成下,通过解散派系。

手足癣
嗜酸性肉芽肿
皮炎病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