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英雄信条第五百一十七章兄弟会的刺客

发布时间:2020-01-20 22:24:50 编辑:笔名

英雄信条 第五百一十七章 兄弟会的刺客

摩纳哥是港口城市,即便不是季风期,海风也会带来大量的水汽,湿度增加,也意味着空气中的水元素巨多,雪风武技自然如虎添翼。

寒霜剑自带冰雪领域,虽然范围只有半径十码,但是却让队长如坠暴风雪中,论怎么挣扎都法脱出。

寒风刺骨,犹如钢刀,而且风雪还遮蔽了视野,队长被完压制了,让唐顿打的毫还手之力。

“,火力开,喝狂暴药剂,打爆他呀!”

罗本嘶吼,右手抓着辇车护栏,青筋鼓起。

“我投降!”

又挨了一刀后,队长高喊求饶,他宁可去流浪也不想死在这里,狂暴?对面的家伙连魔仆还没有用,不然自己死的。

“赔偿我的损失,我就放过你们。”

唐顿不是杀人狂,再说地上还躺着三个重伤的倒霉鬼,足够了。

“我赔,一千金币怎么样?”队长哭喊,“你停手吧!”

“混蛋,谁让你求饶的?”

罗本要气死了,旁边的侍女刚要安慰,被他一巴掌扇在脸上,打掉了牙齿不说,还滚下了辇车。

唐顿静若处子,一个轻灵的闪身,仿佛羽毛似的,落在了十米外,长剑挽出一个剑花,插回剑鞘。

队长狼狈的从逐渐消散的暴风雪中跑了出来,大口的喘气。

“我要杀了你,你这个懦夫。”罗本朝着队长咆哮,命令身旁的近卫,“你们一起上,宰了他们。”

近卫们面面相觑,看向了一个中年仆人,这是决斗,要是围攻人家,简直丢尽了贵族的脸面,所以想让他劝劝主人,再说开打的话,己方也不一定能赢。

“主人,这么做不妥!”忠仆提醒,“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他,先放他一码吧?不然家族的荣誉都丢完了。”

“哼,咱们走!”

罗本压下了怒气。

“等等!”唐顿皱眉,“赔偿金呢?”

“给他!”

罗本听着周遭的哄笑,已经没有脸面待下去了。

“发财了!”胡桃挥了挥从仆人手中拿过的金票,一脸的眉开眼笑,旁边的茱莉叶却是一脸哭出来的表情。

“邮轮开走了,都怪我。”

“算了,下次保护好自己。”

看着茱莉叶略微有些红肿的脸颊,唐顿有些自责,他刚才脖子上驮着胡桃,站的也比较远,才没有保护好她。

茱莉叶低着头,双手绞着衣角,感觉自己是个废物,连一点小事都办不好。

“开心点,走,听说摩纳哥的夜景不错,咱们正好逛一逛。”

唐顿提起行李箱,走向出口。

“嗯!”

茱莉叶觉得心里暖暖的,她知道唐顿是在安慰自己才那么说,因为来之前大家都打听过了,科西嘉岛的夜景才好看呢,是著名的观光胜地。

住进旅馆,罗本越想越生气,自己居然被一个毛还没长齐的家伙打脸了,真是太可恶了,于是摔掉了所有的家具撒气。

“去通知驻摩纳哥分部的负责人,我要在三天之内看到那个小子的脑袋。”**完后,罗本把忠仆喊了进来,“不,把他抓来,我要亲手折磨死他。”

“主人,贸然动用组织的人手,即便以您的身份也要受到惩罚。”

“蠢货,只要我抓到那个小萝莉,讨得主人喜欢,谁敢指责我?说不定我的地位还会提升。”罗本想到开心处,忍不住笑出声,“还愣着干什么?去做呀!,对了,告诉负责人,那个小子很有钱,不然他们肯定不会效死力。”

兄弟会的能量很大,仅仅用了两个小时便找到了唐顿下榻的旅馆。

两个躲在小巷中的小弟看到唐顿拎着大包小包,带着两个女孩走进大酒店,赶紧留下一个监视,另一个回去汇报。

一幢二层的民房内,一群身型彪悍的魔能者围着木桌玩国王扑克赌钱,吆五喝六,吵闹声震天。

“居然是郁金香大酒店,看来目标真的身价不菲。”负责人听着部下的报告,摸索着下巴,琢磨行动计划,“听罗本说,目标很厉害。”

“这又不是决斗,再厉害有屁用?咱们擅长的可是暗杀,趁他睡熟摸进房间,先用弩箭来一波攒射,就算射不死,也能让他战力大损,再说只要抓住了那两个女孩做人质威胁他,他还不束手齐秦?”

智囊阴险的战术让一众人听的嘿嘿直笑,做的干净点,以兄弟会的势力,治安队累死了也找不到是谁干的。

黎明前的时刻是人睡的熟的时候,所以兄弟会派出了一支三十人组成的绑架团队,选择这个时间偷袭。

员一水的黑色皮甲,手持弩弓,腰带弯刀,靴筒中插着匕首,简直武装到了牙齿,他们贴着墙根,速而又安静的奔向了目标所在的房间。

这里是酒店,因此大家根本不用担心有什么陷阱,唯一要做的就是用的速度制服目标,然后带走。

团长已经打听过了,那个男人单住一间,两个女孩住隔壁的一间,他站在了305房门前,示意盗贼开门锁。

盗贼显然长干这活计,不到三十秒,便朝着团长做了一个k的手势,点了点头。

团长指了指房门,举起了右手,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但是团员们合作惯了,完明白他的意思。

“进攻!”

团长做了一个口型,右手狠狠向下一挥。

团员们猛的打**门,冲进了卧室中,因为早就知道了床铺的位置,所以第一时间指了过去,扣下了扳机。

咻!咻!咻!

弩箭攒射,跟着便是密集的笃、笃声,那是弩箭钉在床铺和墙壁上发出的声音。

“糟糕,人呢?一队搜索,二队上弦警戒!”

团员是裁决阶,很有作战经验,没有听到惨叫,他就知道战术失败了,不过他仗着己方人多,并没有撤退,而是准备强攻。

啪!

一个团员掏出一颗拳头大小的萤火石在墙壁上用力一磕,它立刻亮起,接着被丢进了房间中。

略显昏黄的光线溢满了卧室,景物被照的纤毫毕现。

“呦,你们是在找我吗?”

团员们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看向了户,一个青年靠着棂坐在台上,正打量着己方。

他的嘴角有一抹智珠在握的笑容,在透过玻璃的暗淡月光映照下,似乎带上了一股恶魔般的戏谑味道。

团员们齐刷刷的打了一个寒颤,他的手中拿着一柄骨头质感的长弓,身前插着十来支雕翎箭,但让团员们惊恐的还是十几只蹲在他脚下,仿佛凶恶鬃狗一样的食尸鬼。

它们面庞破烂,眼球凸出,正长着一嘴白森森的牙齿,喉咙中发出低吼,迫不及待的想要撕咬猎物。

“射死他!”

团长低吼,十几柄弩箭立刻攒射,箭雨播撒,可惜唐顿的动作。

一个欠身跳下台,唐顿顺手拔起一支雕翎箭开弓如满月。

咻!

箭矢如流星,撕裂空气射向了兄弟会的刺客们,一个倒霉鬼开盾,可是根本挡不住。

护盾破碎,箭矢命中他的胸口后,上面附带的爆裂和大失血效果激活,直接在**炸出了一个血洞。

咻!咻!咻!

箭矢仿佛飞蝗,笼罩了敌人,弓身上的邪眼睁开了,自动锁定动,于是以唐顿的射术也能箭虚发。

突进房间的刺客们倒霉了,上古骨弓可是传奇武器,论射出什么箭矢都有裁决五阶的攻击力,于是眨眼间就倒了一地,鲜血淹没了地板。

“退出去!”团长被惊到了,指挥团队,他的应变很正确,只要拿下了隔壁的那两个女孩,唐顿不攻自破,可是下一刻他的如意算盘便落空了。

凄厉的惨叫从隔壁传来,随即一个人体撞烂了墙壁,一头摔进了走廊中,他的身体不规则的扭曲着,显然是活不成了。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一群食尸鬼扑了出来,像疯狗一样撕咬。

“别抢,都是我的猎物!”

胡桃拎着血淋淋的战斧跑了出来,她刚才躲在床下,砍掉了两个靠近的倒霉鬼的双腿。

“退回去,保护茱莉叶!”

唐顿射完长箭,拎着战锤杀出。

走廊内,惨叫声响成一片,金色龙枪在狭窄的区域内威力增大,让敌人避可避,偶尔还能一箭双雕。

“撤!撤!”

团长喊了两声,便看到了一柄金色的愤怒之锤飞来,直接将一个部下砸的脑浆迸裂,洒满了墙壁。

“情报有误,该死,这群食尸鬼从哪来的?”

团长要郁闷死了,这些家伙太难缠了,只要咬住了猎物哪怕挨上几刀都不撒口,疯狂的以复加。

唐顿挥出战锤,将一个刺客的脊椎砸断。

各种天赋魔法乱飞,偶尔还会误伤自己人,可是唐顿屁事没有。

液态团展开,拦下了所有射来的魔法,随着实力强大,斗转星移可以反射的魔法越来越多,越来越强,假曰时曰,他绝对可以成为法师杀手,当然,如果对方不用魔法,他的天赋就是个摆设。

“这些家伙是谁派来的?”胡桃站在墙上的破洞中,看着唐顿将刺客逼退,绞尽脑汁的思考,“是不是那个罗本?”

“咱们和他的仇恨没这么大吧?我觉得可能是觊觎西境的人派来的。”茱莉叶看着唐顿一人碾压敌阵,逼的他们节节败退,丢下了一路的尸体,眼神迷醉。未完待续。

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三医院
保定市第二医院怎么样
贵州哪个医院治癫痫好
郑州牛皮癣治疗费用
宜昌小儿白巅风去哪个医院好
友情链接